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穿越  >  单身狗拯救计划  >  5、救狗

5、救狗

3223 2017-12-21 20:01:00

山里已经很难再找到草药了,叶长璃不死心地趴在草丛里翻来翻去,苏湘捏着他的后颈揉了揉:“别找了,等我们回去把草药晒晒,找个机会去镇上卖了换些米面。”

叶长璃无意识地捏了捏自己的手指尖,很是担心:“可是我们冬天要怎么办?”

“我打算跟沈流白去走暗镖……”

话未说完就被叶长璃厉声打断:“不许!”

少年的嗓子因激动而变得有些尖厉,他微仰着头,下巴上的线条紧绷着,向来温和的眸子里难得带上了锋芒,苏湘愣了愣:“你不用担心,我……”

“不许!我说不许就是不许!”叶长璃也不知气得还是冻得,鼻尖通红,“你没听到有多危险吗?万一遇到劫镖的人呢,万一对方很厉害呢,万一,万一你出了什么意外……”

说着眼角泛湿,竟是有几分哽咽起来,苏湘没料到叶长璃的反应这般大,忙抬手摸了摸他的脑袋,笑眯眯地道:“不去了不去了,我们家长璃不同意,我肯定是不去啊。”

叶长璃往一侧微微别过脸,哼了一声,声音小小的:“总之不能去。”

苏湘嘴上答应着不去,心里却暗暗琢磨着怎么能瞒过叶长璃去,倒也不是有心欺骗他,而是没钱的滋味实在是难捱,最重要的是,她不觉得自己会这么容易挂,主角的光环再微弱,那也还是有光环的嘛。

几日后,两人去镇上的市集卖晒干的草药,街道上人来熙往,摩肩擦踵,虽然不算是太繁华,但比起他们居住的村落还是要好太多了,街道两旁的商铺林立,檐角下旗帜飞卷,各种卖小玩意儿的生意人,或坐或立,守着自己身边的小摊子,卖力地吆喝着。

苏湘他们旁边是个卖编织品的婆婆,有袋子,竹筐等实用品,也有蚱蜢,鸟禽,指环等装饰品,花纹繁复细致,可见手工不差,苏湘边跟她闲聊,边留意着市场上同类产品的价格,心里盘算着等卖完草药后,再带着叶长璃去逛逛,顺便给家里添点物件。

“嘿,瞧瞧。”那婆婆蹭了蹭苏湘的胳膊,小声调笑着,“你家小相公可是想吃糖葫芦了?”

苏湘侧头去看,果然见蹲在她旁边的叶长璃微抬着头,一双眼珠子装作若无其事地扫过街对面卖糖葫芦的摊子,在街上扫视一周后,又轻飘飘地落了回去,她笑着从荷包里取出几个铜板塞给他:“喜欢就去买。”

那位阿婆的声音虽小,但叶长璃还是清晰地听见了,他的耳朵蓦地一红,飞快地移开黏在糖葫芦上的视线,接过苏湘手上的铜板后又给她装进了荷包里,别扭地数落道:“我才没有喜欢,你省着些花。”

“哎呦,你家小相公会过日子啊。”那位阿婆笑着看叶长璃,“长得还俊俏。”

正经人家的未婚男子,没有人会在人来人往的闹市中抛头露面,因此阿婆误以为两人已经成亲了,叶长璃用牙齿咬着下唇,臊得满脸通红,又怕苏湘矢口否认,连眼角都不敢抬了。苏湘却是顺着那阿婆的话接口道:“是啊,我们家长璃自然是好的。”

虽然早就习惯了苏湘的“甜言蜜语”张口就来,但叶长璃心里还是甜得不行,眼看着头要埋到地下去了,苏湘也不再笑他,径直拍拍屁股起身,在卖糖葫芦的小摊上买了两支回来,一支给了旁边的阿婆,一支塞进叶长璃手里。

“哎呦,我都这般年纪了,不吃这个,还是给你家小相公吧。”

“都说了我不喜欢!”叶长璃捏着糖葫芦低声跟苏湘急,“我这支不吃,你退回去。”

苏湘无奈:“不过是两支糖葫芦……”

叶长璃想了想,举着糖葫芦凑到苏湘唇边:“那你先吃一个。”

旁边的阿婆又开始笑,几个人嬉嬉闹闹,倒是不觉得天气有多冷了,叶长璃直到苏湘吃了第一个,他才开心地吃起来,仿佛害怕一下子吃完,一小口一小口的,他吃得很慢,唇角一直扬着,苏湘知道他曾经生活富裕,现如今跟着她落魄到地步,竟是没有丝毫委屈和勉强,心里动了动,抬手给他擦去唇角的一块塘渣,刚要说什么,就听不远处的摊子上陡然传来一阵阵此起彼伏的狗叫声,狗叫声很稚嫩,像是一群刚满月的小奶狗,紧接着人群中一阵骚动。

“汪!汪汪,汪汪汪——”

“妈的,你这只畜生敢咬我?”

“不要,不要啊!”

“嘭”的一声,某只小奶狗稚嫩的叫声戛然而止,紧接着更多摔打声传来,狗叫声变得凄厉起来,哭喊声,劝阻声,咒骂声,狗叫声混杂在一起,让原本热闹的市集一下子静默了,彼此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不约而同地朝那个方向望去,窃窃私语。

苏湘“噌”地站了起来,想也不想大步朝混乱的人群走去。

“哎哎,小姑娘!”那位阿婆压低了嗓音,焦急地劝阻道,“那是这镇上的恶霸,可不是我们能招惹的。”

苏湘没回头,叶长璃知道拦不住她,忙举着啃了一半的糖葫芦跟上前去。

还没靠近,就闻到了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儿,四五只巴掌大的小奶狗被人活活摔死在地上,骨肉碎裂,鲜血溅了满地,一个腆着肚子,身穿墨绿色锦袍的高壮女人手上还抓着只小狗的脖子,满脸横肉,大眼睛一瞪,显得有几分狰狞,那狗被她掐得汪汪直叫,四爪挣扎着,脖子一扭就要去咬她的手腕。

那女人抬手,毫不留情地将小狗大力往地上一摔,小狗惨烈的叫声跟周围人的惊呼同时发出,卖小狗的是名二三十岁的中年男人,身材偏瘦,面施薄粉,此刻双目含泪,紧紧地将剩下的几只小狗护在怀里,一边不住地磕头求饶。

“哼,饶命?”穿墨绿色的霸道女人冷笑一声,“你的狗可是咬了我,难道不该死?”

“求,求你……”中年男人的眼泪流的更急了。

苏湘对这个世界的娘娘腔实在是有点接受不能,但这事既然遇上了也不能不管,她问了旁边的人才知道,原来这绿衣服的女人姓张,叫张芝和,是镇上有名的恶霸,贪财好色,恃强凌弱。

刚刚她来这边看见卖小狗的男人虽然年纪大了,但是姿色还不错,张芝和便借着买小狗的幌子对他动手动脚,结果小奶狗护主心切,看见有人跟自己的主人拉扯,便咬了她一口。其实这小奶狗根本没什么力道,顶多让人的腕子上红了下,连皮都没破呢,张芝和却一怒之下将其掐死了,这还不算完,又接连摔死了好几只狗崽子。

那人正说着,张芝和又狞笑着抓起了一只小奶狗:“我就是要弄死它们,你能怎样?”

那只小奶狗长着一身雪白色的绒毛,小眼睛黑漆漆的,像两颗水润的黑葡萄,它被人掐着脖子提到半空,小脑袋不安地转了转,突然朝苏湘这边看来。

有那么一瞬间,苏湘忽然就想起了达蒙。在第一次游戏中,达蒙跟她初次相见的时候,就是这样小小弱弱的一只,她的心里莫名疼了下,想也没想就走上前去,在张芝和抬高手臂时,突然一步跃出,直接跳起来狠狠地踢了上去,张芝和的手腕咔嚓一声,只觉得眼前一花,胸口一痛,整个身子就横着飞了出去,落地的时候才感觉到了手腕处传来的剧痛,小奶狗脱手而出,被苏湘轻飘飘地接在了手上。

“你,你是谁?”张芝和在镇上横行霸道惯了,还没吃过这种亏,顿时又惊又怒,“你竟然敢打我?你可知道我是谁?”

苏湘并不理她,弯腰将双膝跪在地上已经吓傻了的男人扶起来,另一只手上还托着那只小奶狗,她顺手摸了两把,那小奶狗拱着脑袋在她手上蹭了蹭,十分不舍的样子。

张芝和见没人注意她,刚要想溜,被苏湘一脚踩住了衣襟,苏湘冷声道:“道歉!”

“你……啊!”张芝和的小腿被苏湘用脚碾了碾,脸色登时一白,抽着气一叠声的求饶,卖狗的男人明显不想多生事端,满脸的焦急之色,叶长璃的糖葫芦被人挤掉了,也顾不得去捡,好不容易挤到了苏湘身边,满眼的忧心忡忡。

苏湘有些无语,不知道这个张芝和究竟有什么可怕的,感觉事情还没来得及处理就已经结束了,意兴阑珊地抬了抬脚,张芝和立刻屁滚尿流地跑了。

周围的围观人群渐渐散去,卖狗的男子千恩万谢,也不敢再继续待下去了,匆匆收拾了装狗的篓子就准备离开了,被苏湘救下的那只小狗突然汪汪叫了两声,竟是后腿一蹬,从篓子里跳出来了,它蹦到苏湘脚边,用两只前爪勾住苏湘的鞋面,小尾巴摇了摇。

几个人均是一愣,叶长璃“咦”了一声,忍不住蹲下神用手摸了摸狗崽子的绒毛,狗崽子伸出粉嫩的小舌头舔了舔他的指尖,他想了想道:“这是不舍得你吧,真是通人性。”

畜生有时候的确比人要知道感恩得多,卖狗的男人见状笑了笑:“你今日救下它,也是缘分,如果不嫌弃,我就把它送给你们吧。”

苏湘看见叶长璃抚摸小狗的手指顿了顿,笑了笑,也没推辞,只是临走的时候趁男人不注意,悄悄地将铜板塞进了他的篓子里。

其实即使男人不提,她也会想办法将小家伙留下来,因着在第一次游戏中的经验,她发现这只软软嫩嫩的小家伙,压根就不是什么狗,而是一只小奶狼。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