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穿越  >  单身狗拯救计划  >  3、正大光明赖上你

3、正大光明赖上你

3036 2017-10-16 20:05:00

苏湘见他肯接受自己的殷勤,心中暗喜,立刻大手一挥,又体贴地挪了块大朵的云彩过来,刚学会点本事的人总是迫不及待地想要试炼一番,没机会用也要见缝插针地用,她像只开屏的雄孔雀,不断地在自己钟意的雌性面前炫耀自己漂亮的花尾巴。不过寻常云朵都是被人踩在了脚底下,衬得人衣阙缥缈,仙气四溢,但苏湘却别出心裁地把云朵罩到了荆珣的头顶上,哦,忘了说,这还是朵乌漆嘛黑的积雨云,苏湘好心的解释:“乌云不透光,凉快。”

“哈哈哈。”系统在苏湘的脑海里笑得相当放肆,“你真是个别出心裁的神经病。”

“我是神经病我高兴。”

苏湘顾不上系统的打岔,手上飞快地修剪着茶苗,只偷偷撩开一个眼角去瞅荆珣的反应,这一次为了帮男主角尽快脱单,以防遗漏,她打算把他身边的每个雌性都试上一试,嗯,就先从自己开始好了。

荆珣没反应,他忍住头上要蹦出来的青筋,脸色黑沉如墨,凉薄锋利的眼皮子一掀,目光跟冰刀似的刮过苏湘的脸。

他正要开口说什么,忽然“扑通”一声,荆珣整个人猝不及防地跌到了地上去,扬起来的尘土扑了他一脸,那张被苏湘拈来的软榻就这么“咻”的一下,不见了。

呵呵呵,苏湘的仙力低等的简直令人发指,才一会功夫居然就失效了。

“刚做神仙还有点不习惯,我我我,我不是故意的。”苏湘说,“我再给你把软榻变回来。”

“等等……”

“哗啦——”

黑云在荆珣头顶上下起了瓢泼的雨,这不能怪荆珣的反应慢,实在是没想到能有人这么蠢,两种天差地别的术法都能搞错。

荆珣气急败坏地一袖子将云雨挥散,衣阙被雨水打湿了贴在身上,发梢上还往下滴着水,艳丽无双的脸上挂着一层冰碴,他的眼神像吃人一样可怕,慢慢地站起身来,用两根细长的手指捏住她的下巴,一字一顿,裹挟着肃杀之气扑面而来:“你、给、我、滚。”

苏湘还不想放弃:“我帮你把衣裳弄干吧,这个我会。”

“你……”荆珣眼见着苏湘的下巴上被他用手指碰触过的皮肤迅速起了一层红疙瘩,立刻紧拧着眉峰退了三步远,连自己要说什么都忘了,苏湘眨巴着眼道:“没事,我不疼。”

“谁管你疼不疼!我怕被你丑得瞎了眼!”荆珣吼完直接一巴掌将她拍晕了过去。

苏湘是在自己的梧溪宫醒来的,心想着荆珣还算是良心未泯,知道把她送回来,结果就听跟她同在一个屋檐下的小仙子晚晴恨铁不成钢地说落道:“阿湘你也长点儿心眼吧,离那个荆珣仙人远点,虽说他只是个小仙,却是连很多上仙都竞相争取的对象,他跟我们不是一路人,瞧,你嘴巴上的毒泡还没消退呢,下巴上又冒出一层,不疼啊?”

苏湘想说不疼,但还是装模作样地哎呦了几声。前脚刚拍着胸脯保证不再招惹荆珣,后脚就又跑去了荆珣的屁股后面去献殷勤。

没办法,有的人,明知道带毒,也还是要靠近,不然任务完不成啊。

大概是知道自己的容貌有碍观瞻,苏湘顺手扯了层面纱,遮住了自己的大半张脸。几次三番下来,也许是这层面纱起了作用,也许是荆珣的神经已经被她碾磨的麻木了,总之再看见她撂着自己的茶田长野草,而跑到自己的茶田里来献殷勤的时候,荆珣就拍拍屁股随她去了。

浮云山间飘荡,清泉石上流淌,置身于这灵气充沛的山水之间,荆珣只觉得满目鲜翠欲滴,浑身舒爽,他在离地三尺的虚空中盘膝而坐,凝神静修,周围的灵气缓缓地形成一股看不见的漩涡,源源不断地朝他的身体内涌去。

苏湘看不见,但是她感觉到了,从茶田中诧异地抬眼望去,惊叹他修为进步之快,而自己……自己进步也蛮快的,茶田里的新茶都长成了。

百花宴将近,这些天每天天不亮她就要去茶田里采茶,只取其中最鲜嫩的部位,每个叶片都要经过精挑细选,挑得她眼也花,手也抖,往往一整天下来腿脚都不听使唤了。

“阿湘,阿湘!茶叶采好了吗,七重天的人刚刚又过来催啦。”声音有点大呼小叫,苏湘不用抬头也知道是谁,一个胡子都一大把了,资历还比她高不了多少的下等仙人,樊胥道人,约莫是在下界的时候颐指气使惯了,他在这里憋了不少气,难得逮到个比他还不如的仙子,因此有事没事都要过来对她指手画脚一番,苏湘不愿搭理这种人,眼皮都不掀一下地懒懒应道,“哦,过会儿我就送过去。”

“送?你要往哪里送,你有七重天的门鉴吗,就敢说这种大话,哼!”话里炫耀显摆的意味十足,樊胥道人腾云驾雾地飞至苏湘近前,他骨骼瘦长,身上穿着件宽大的道袍,不看脸的时候倒也有那么点仙风道骨的意思,只是这人一脸奸相,眼睛看人的时候永远是眯着一条缝,像是在算计着什么。

苏湘曾问过系统这样的人怎么能成为神仙,系统说神仙也分三六九等的,也有好也有坏,苏湘难得夸赞了它一句,把它高兴地差点炸上了天。

“我在跟你说话,你听到没有?”樊胥道人看见苏湘一副神游太虚的样子就生气,苏湘抬头看了他一眼,脸上的神情被面纱遮住,隐隐约约地看不真切,似笑非笑的,她哦了一声,“听到了。”

说着便将手上装茶的提篮递了过去,樊胥道人接过提篮,眯缝着的小眼睛却还盯在苏湘的脸上,他早就有些好奇了,这小仙子的身段很好,腰细腿长,玲珑有致,只是走路的姿势太潇洒了些,总是风风火火的,衣裙带风,完全没有一般仙子的婉约娇羞,因此常常让人忽略了她的性别和身段,而且这张脸也总是用面纱遮住,不知道底下的容貌是否也如同这身段一般……

这般想着,樊胥道人在大脑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伸手扯住苏湘遮脸的面纱,一把拽了下来,然后……

“啊——你怎么这么丑?!”

苏湘翻了个白眼,这事儿说来就话长了。

原本她嘴唇和下巴上的毒泡是快好了的,然后有一天清晨她在茶田里看见了一株从没见过的花树,花树上盛开的花朵妖娆艳丽,美得惊人,在一大片绿油油的茶田里招摇得很,她于是忍不住小女人了一把,陶醉着闭上眼睛凑上去闻,结果还没等她闻出个香臭来,就被人响亮地甩了个大耳刮子,荆珣站在她面前急赤白脸地吼,说什么趁他累了在休息时去非礼他。

天地良心,她哪里知道这朵花是个什么鬼,她只庆幸自己没学着别人直接摘了花瓣往嘴里填。不过荆珣那一巴掌很成功,就跟硫酸似的,她顶着半张看不出原样的脸回到梧溪宫时,差点被晚晴用棍棒打出来。

现在,樊胥道人也跟晚晴一样,狠狠地受到了惊吓,他一蹦三丈远,随即背后撞上了一个人,提篮掉在地上,他扭头,视线往上看去,对上了一张艳丽却冷若冰霜的脸。

那人冷冷地盯着他看了一眼,忽然勾起一边的唇角,很随意地抬手抹了一把樊胥道长的脸,声音听不出什么情绪,他说:“上面沾了灰。”

明明是极好看的样子,眼神却如同附骨的毒蛇一般,让人脚底生寒,头皮发麻,樊胥道长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这人是出了名的毒仙人,荆珣。

不过已经为时已晚了,樊胥道长“啊”的惨叫一声,整张脸迅速肿了起来,他痛得五官都有些扭曲了,抬着双手想要去碰触,却又不敢,荆珣哦了一声,伸手拍了拍自己的额头,似是很懊恼的样子,唇边的笑意却加深了:“瞧我,一时忘了身上的毒,樊胥仙人没事吧?”

樊胥道长惨嚎着夺路而逃,荆珣皱眉看着自己的手指,像是沾染了什么脏东西般,非常自然地拎起苏湘的衣袖,仔细地一根一根地擦拭着自己玉白的手指头。

“哎,你小心点儿,别碰了我的手……”苏湘随口说着,没看见荆珣擦拭的手指一顿,眼睛不悦地眯了起来。

苏湘又说:“刚刚谢谢你帮我出气,现在他比我丑多了。”

于是荆珣眯着的眸子弯了起来,将快擦去一层皮的手指收了回来,指尖摩挲了一下,似乎还带着衣袖上柔软的触感,他垂眼看她,声音里带着些许笑意:“谁帮你出气了,自作多情。”

“哎,你就让我高兴下怎么了。”苏湘眼看着樊胥道人连影子都不见了,弯腰从地上捡起提篮,叹了口气,“茶叶还没带走呢。”

荆珣抱起双臂凉凉地看着她,此刻不笑了,视线扫过她手上的提篮,冷哼一声:“笨手笨脚的,就你种出来的茶还敢让人喝,你是想毒死谁吗?”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