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穿越  >  单身狗拯救计划  >  2、从此后,你就跟着我吧

2、从此后,你就跟着我吧

3222 2017-12-12 20:05:00

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苏湘还是被这个世界的规则狠狠震撼了下,根据少年所说,这是个女尊世界,女子为尊,可三夫四侍,但也要承担起养家糊口的重责,在这里,男人是需要呵护的柔弱生物,相反,女人的力量则要大得多。

这简直太可怕了,她简直无法想象,一个男人被女人抱在怀里嘘寒问暖是个什么景象,看来眼下的第一步,就是要先把少年的这种观念给修正过来才行,至少,也要男女平等,男人当自强,万万不能长成个娘娘腔啊!

此外,苏湘还听少年说,当今天下是夏启王朝的天下,女皇虽然正值盛年,但身体据说已经不大好了,几个皇女间时有明争暗斗,天下也并不太安稳。

其中有个人不得不说,那便是如今的皇太女夏莲,夏莲骄奢淫逸,霸道专横,前阵子趁着几个没落权贵被抄家时虏掠了不少美男子,放在自己的宫中赏玩,少年便是其中之一。这次皇太女一时兴起,将不少男子剥得半光后放入山林,然后与同伴玩射猎游戏。少年虽然小腿上中了一箭,不慎跌入密林深处,但也因此逃出生天了。

苏湘带着少年一路走走停停,出了皇城,最终在一处农郊落户,这里民风淳朴,村民们十分热情好客,见两人有在这里安家的打算,便都帮着搭了把手,给她建起了新房子。

看着一群力大无穷的女人说说笑笑地在她家房子上爬上爬下的忙活,而男人们则在家忙着洗衣做饭照顾孩子,苏湘的内心很是复杂。她没想到上一次过了一把神仙瘾,这一次就要被当做男人来使了。

挽了挽袖子,苏湘正打算上前扛两根木头,原本被别的年轻男子拉到一边说悄悄话的少年立刻走了过来,也不说话,直接掀了掀她的袖子,要去看她手臂上的伤。

挂在房梁墙头上的女人们见状顿时打趣起来:“嘿,快看苏家的小相公,可是心疼了呢。”

“哎呦,要是我家的能这么温柔,真是做梦都能笑醒了呢。”

“看看看,你家的看过来了,他是不是听见了啊?”

“哈哈哈……”

少年被一群人笑得闹了个大红脸,愤愤地跺了跺脚:“谁是她苏家的了,你们别乱说!我,我就是……”

就是怕她自己不知道疼自己,伤口裂开了都装得跟个没事人一样。

这事是苏湘先前给他留下的心理阴影,原本苏湘的表现一直很好,他跟她又不熟,也不好去扒了她手臂上的布条拆开看看,结果就在他们到达这里的当天,苏湘就发起了烧,被大夫一看,才发现她手臂上的伤因为没有得到及时妥善地处理,已经化脓了,这也是为什么别人爬墙上房的,就她老实呆在地上的原因。

可是刚刚一个没看住,她就又要找事了!

少年又气又恼,话未说完就扭头噔噔噔跑了。

苏湘无奈,摸了摸鼻尖笑道:“他脸皮薄,你们就别开玩笑了。”

“哈哈哈,心疼了啊?”

“人家都生气了,还不快追过去哄哄,小心晚上不让你进家门。”

“就是,就是!”

于是苏湘拍拍屁股,抬脚去找人了。说实话,苏湘的信心有点受到打击,原本有了前几次游戏的经验,苏湘猜测游戏里的男主角肯定是喜欢自己的,就算暂时不喜欢,将来也会喜欢的,这个《拯救单身狗》的计划,大概可能也许,只有玩游戏的人才能拯救,因此她早就计划好,这次游戏绝不会再胡乱撮合他跟别人,造成不可挽回的遗憾和悲剧,她也做好了轰轰烈烈追一次男人的准备,可是,她没有想到这次的男主角这么小!

好吧,十三四岁在这个世界已经不小了,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但在她眼里,就是个未成年啊,两个未成年在一起能做什么?!这是要让她玩养成吗?

唔,不过说起来,她在这次游戏中的年龄设定约莫是十六七岁,正常情况下也该是成家的人了,再不成家会不会被人说有毛病?

总之系统是指望不上了,一切还得靠自己定夺,苏湘脑中乱七八糟的想着,脚下却片刻不停,很快就追到了少年,少年骨骼纤长细瘦,身上穿的衣裳是邻居送的,并不合身,有些偏肥大,被风一吹,整个人显得空空荡荡的,苏湘心里一动,莫名生出些异样的情绪。

少年不知,犹自愤愤地踢着脚下的石子,苏湘看了他两眼,突然开口道:“你以前肯定是个很受宠的小少爷。”

少年猛地转过身来,原本还带着点绯色的脸上一下子变得煞白,薄唇轻颤着,不知道是想起了自己的家人,还是害怕被苏湘讨厌了。

苏湘自觉话说得有些过分了,但刚刚的一瞬间,她的确是想起了达蒙和荆珣,认为他不该是现在这个样子,然而旁人是旁人,他是他,她不该拿着他跟旁人比。

苏湘抬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脑袋,弯唇一笑:“如果不介意,以后你就继续当我的小少爷吧,嗯?”

少年怔了下,慢慢地垂下头,盯着自己的脚尖看了一会儿:“你从来没有问过我的名字。”

“啊?”苏湘尴尬地摸了摸鼻尖,她只知道他姓叶,确实不曾问过名字,“我以为,未嫁男子的名字不能轻易打听。”

是不能随便告诉旁人,但我就想让你问。

“那你能告诉我吗?”苏湘问,“你的名字。”

少年用手捏了下衣角,似乎知道苏湘不喜这个动作,又局促地松开了,耳尖漫上一片绯色,他突然抬头,直视着苏湘的眼睛,故作镇定道:“长璃,我的名字是,叶长璃。”

“叶长璃。”苏湘轻轻叫了几声,伸手去握住了他的,他整个人身子都僵住了,但是却没有挣开,苏湘故作不知,弯腰去看他的小腿,“刚刚跑得那么快,腿上的伤口有没有裂开?”

“没有。”长璃放松了些,欢快道,“我的伤好得比你快多了。”

“哦……”苏湘调笑,“那是拜谁所赐啊,我原本可以不必受伤的。”

叶长璃的脸上立刻窘迫起来:“都,都怪你!都说了不准看,你偏要看!”

顿了顿,叶长璃又垂下头黯然道:“你是不是……不喜欢我这个样子的。”

“嗯?”

“我觉得你更喜欢泼辣些,强悍些的男子。”

“话不是这么说的。”苏湘有些惊讶叶长璃的敏锐,想了想郑重解释道,“我是希望你能强悍一些的,因为这样在某些时候,你可以有足够的力量来保护你自己,或者保护你喜欢的东西,并不是说你现在这样不好,我不喜欢。我只是在担心你。”

长璃的睫毛眨了眨,片刻后若有所思:“哦……那如果我一直这样,你会一直保护我吗?”

“自然……”

“哈哈哈——果然最是天真少年时,殊不知这世间最容易变的,就是女人的心。”

苏湘还没来得及回长璃的话,被一阵肆意的朗笑声打断,长璃脸上“腾”地烧了起来,目前两人的状态很有些少男少女躲起来私下讲情话的意味,在有教养的人家看来,这是极其出格的事情,现下突然被第三人撞破,长璃心里羞愤交加,面上更是难堪不已。

“你胡说什么!谁准你在这里偷听了!”

“别慌,没什么见不得人的,而且,你要习惯。”苏湘戏谑地朝着长璃笑,安抚地拍了拍他的手背,这才抬头朝插话那人望去。

那人一身靛青色长衫,没什么形象地靠坐在一棵高大的树上,长腿随意地伸着,双手枕在脑后,嘴里似乎还叼着根草茎。他的身形被茂密的枝叶隐隐遮盖,因此两人来时并没有察觉这里还有一个人,此时细细看去,那人剑眉鹰目,宽肩窄腰,英气十足,倒也不算陌生,正是她家的新邻居,沈流白。

沈流白是几年前搬到这里来的,在村里的风评并不好,据说将近三十的老男人了,至今还没有嫁出去,行为举止太过轻浮浪荡不说,还不爱针线只爱刀枪,身上带着一股子的风尘江湖气。

但这些在旁人看来全是缺点的毛病,在苏湘眼里却是喜欢得很,这是她来到这里后,见到的唯一一个称得上是男人的男人,潇洒落拓,武艺精湛,人长得也足够英俊,活脱脱一个风流美男子,却被诬蔑成这样,可见这里人的观念跟她差别有多大。

苏湘并不介意他刚刚嘲讽自己的话,能那样说,至少说明他是一心维护着长璃的,她更没有生气的理由,反而极其兴奋地朝树上招了招手:“沈大哥说的是,以后我们家长璃可得托你多照看着些,不要让人给欺负了去啊。”

“谁要让他照看了!”长璃生气了,板着脸拽了苏湘的胳膊就往回走,“快回去看看房子盖得怎么样了……”

“行行行,哎,小心脚下……”苏湘扭着头朝树上的人又笑了下,然后便顺着长璃的脚步走远了。

被挡在枝叶后的沈流白直到两人走远了都没有回过神,多少年了,没有人这样心怀善意地跟他讲过话了,他愣怔了许久,反应过来后摇了摇头,弹掉嘴里的草茎,笑骂了句“小丫头片子”,然后伸手拎过搁在身旁的酒坛,畅快地饮了几口,这才又看着两人离去的方向,眼底说不清是羡慕,还是别的什么,轻飘飘地说了个“好”字。

随即将空酒坛随手一抛,接着纵身跃起,足尖无声地滑过枝叶梢头,一阵风似的不见了踪影。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