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穿越  >  单身狗拯救计划  >  5、我说,我有心上人了

5、我说,我有心上人了

3047 2017-10-22 20:03:03

“我……”苏湘收住脚,低眉顺眼地垂着头看自己的脚尖,正想着要怎么自我介绍,眼前闪过一片白色的衣角,荆珣的声音自身前传来,“她是我璟照宫的人。”

顿了顿又道:“今天第一次当值,不料冲撞了思柔上仙,我定会重重责罚她的。”

荆珣这么说,思柔自然是不能再紧揪着不放了,狐疑的目光在两人身上轮番打量了几圈,大约是见苏湘实在不像什么对自己有威胁的人,又温声软语地跟荆珣说了几句,这才离去。

“墙角很好听?”思柔刚一离去,荆珣就卸下了脸上弧度精准的笑容,板着脸挑了她一眼,“你胆子大得很,所有人都知道,身在九重天的人要处处小心谨慎,有不得一星半点儿的差池,可偏偏你却不知道。”

“是,是,仙人教训的是。”苏湘很快适应了现在扮演的角色,从善如流地应着,荆珣的眉头跳了一下,苏湘装作没看见,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道,“她怎么哭了?”

荆珣的面色有一瞬间的不自然,接着掩饰性地冷哼了一声,转身拂袖而去,只听他声音凉凉地道:“不是被你吓的吗?”

“被我吓到之后她就不哭了。”苏湘不耐烦他的敷衍,抬脚快步追了上去,荆珣的背影颀长挺拔,渊渟岳峙,一步一步,不疾不徐,明明是很寻常的走路姿势,却偏偏好看得惊人,她追问,“你到底对她说什么了?”

“哦……”荆珣的声音拖得有点长,像是在思索,又像是在故意吊人胃口,“我说,我有心上人了。”

说完这句话,他微微扭头看了下身后的人,苏湘“啊”了一声:“你真的有了心上人?那是谁?”

脸上又是惊奇又是兴奋,却偏偏没有一丁点儿的嫉妒和伤心,荆珣莫名就来了气,脸一下子沉了下来,冷眉冷眼地剜着她:“管你什么事?”

苏湘心想,这事关系大了,嘴上却是继续猜测道:“要么是你根本就没有什么心上人,这么说是为了拒绝思柔仙子,要么是你的心上人根本就不喜欢你,你只是在暗恋,所以你不敢说出来。”

荆珣的脸色变得非常古怪,像是暴怒,又像是被人说中了心事般的羞恼,耳朵尖不自然地泛着红,表情堪称狰狞地咆哮道:“滚!”

于是苏湘滚进了璟照宫,荆珣也信守承诺的把新茶给了七重天上催茶的小仙人。

两人相安无事地过了几天,但苏湘毕竟不是游戏设定背景中的土生土长的人,她的骨子里没有奴性,也没有强烈的等级观念,本性自由不愿拘束,跟在荆珣身边端茶倒水的,一天两天还行,日子久了就不耐烦了,搭眉丧眼的,脾气日渐增长,每天撺掇着他出去多走走,多走走才能遇到自己的心上人啊,整天坐在那里修行有什么用?

苏湘真心替他愁得慌。

这日苏湘醒来,发现荆珣又不在,她熟门熟路地走到了璟照宫后面的一处寒潭,荆珣果然在那里,他赤身立在水中,周围水面上也不知是寒潭里飘散的雾气,还是他吸纳调动的天地灵气,氤氲缭绕,朦朦胧胧的让人看不真切。

苏湘并没有刻意放缓自己的脚步,手上托着盘橙红的果子,边啃边在水潭边上蹲下来看。寒潭之后是一面奇峻险秀的峰壁,仰头看不见尽头,上面爬着软嫩的细藤,绿叶恰到好处地坠在上面,多一分嫌密,少一分太疏,峰壁前面有几颗花树,颜色是风过桃花似的红,不艳也不素。

苏湘低头看了看水潭里自己的倒影,脸上的毒泡终于消退,露出了原本清隽秀气的脸,皮肤都像是刚长出来的般,她觉得自己挺美的,但是再一抬头,看见立在水潭里的人,顿时又泄了气。

此刻立在水潭里的人,却似乎将周围一切的景色都比了下去,他的皮肤泛着冷白的色调,看上去比上等的细瓷还要腻滑,发如泼墨,人似美玉,五官……苏湘找不到合适的形容词来描绘,像扇子一样的眼睫,挺直的鼻管,有些凉薄的唇?不,都不是,那是一种让人一眼望去就再也移不开眼的美,哪怕不是喜欢,不是爱,但仍然会让人感到心悸,会吸引着人不由自主地去接近,罂粟一般的蛊惑人心。

不知过了多久,寒潭里平滑如镜的水面突然波动起来,一层一层的水浪拍打着荆珣的腰际,渐渐的,水浪越来越大,越来越狂烈,仿佛是在水潭里投了一颗炸弹,水柱迸裂而起,狠狠地拍到后面的峰壁上,又咆哮着四散飞溅开来。

苏湘手上的托盘被打翻了,果子扣了自己一脸,她顾不上成了精似的挣扎着要飞腾的衣裙长发,用手死死地扒着潭边的大石头,以防自己被风浪卷走,荆珣则像是入了定般,任你天崩地裂,我自岿然不动,浑然忘我地立在那里,像是翻江倒海里的那根定海柱,身形不动如山。

“喂,喂,快停下,你到底在干什么……”苏湘被呛了一口水,身上被潭水彻底浸透,透着彻骨的寒意,心想这人莫非是入了魔?这略一分神的功夫,就被水浪卷着朝荆珣撞了过去,她下意识地张开双臂,搂上他劲瘦的腰身,脸颊贴着他温热结实的胸膛,听着他胸口砰砰直响的心跳,温暖而有力,嗯,手感不错,意境也很美,但是……

“你在做什么?!”荆珣陡地掀开了眼,眼角的线条锋利地如同被人一刀划开的般,他周身光芒一闪,等苏湘再回过神的时候,他已经站在了水潭之上,水潭里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恢复了平静,他像是完全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只有些凌厉地瞪着她,眉峰拧着,面上的线条有些不自然的僵硬,眼底情绪翻涌,苏湘没料到他的反应会这么大,愣怔了下,这才解释道,“我又不是故意要碰你的,刚刚……”

“闭嘴!”荆珣有些气急败坏地低吼,“你这张脸是真的不想要了?以后不许再碰我!”

苏湘后知后觉地低头去看水里的倒影,嗯,很好,一手一脸的毒泡,张牙舞爪争先恐后地往外冒,真是春风复又生,卷土又重来,她才美了不到一天。

嘴角抽了抽,苏湘下意识地抬手去摸脸上的毒泡,被荆珣隔空猛地一巴掌拍掉,他的唇角往下压着,明显是在克制着怒气,苏湘道:“我不疼……”

荆珣扭头就走,脚下缩地成寸,一脚抬起的时候还近在眼前,等脚跟落地,人已经出现在了数十丈之外,眨眼就不见了踪影。

荆珣很生气,更生气的是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生气,一贯隐忍的情绪,每每都会在这人面前克制不住地爆发出来,真是活见了鬼。

因此等看到思柔上仙站在璟照宫门前徘徊的时候,气急败坏地荆珣差点暴躁地将人直接丢出去,上次分明已经拒绝了她的示好,她为什么又来了?但好歹还留有一丝残存的理智,他勉强敛了敛自己的情绪,不动声色地走上前去:“思柔上仙。”

“今日百花宴,你没有门鉴,我来带你上去。”参加百花宴,就能有机会结识更多有能力的仙人,这对很多九重天的小仙人来说,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一件事,思柔自觉是对荆珣的提携,但见他脸色有些难看,顿了顿道,“可是身体不适?”

“不是……”荆珣刚要拒绝思柔的好意,他上次的态度已经很明确了,并不想跟她太过亲近,但随即被身后传来的“咦”的一声打断。

“怎么又是你?”思柔一眼瞥见满手满脸毒泡的苏湘,顿时抽了口冷气,下意识站得离荆珣远了些,荆珣看进眼里,不由得在心底冷笑,苏湘没回答她,直接问荆珣,“你身体不舒服吗,是不是刚刚在水里泡的太久了?”

说着又要不知死活地上手去摸,荆珣扭头对思柔道:“我们走吧。”

“好。”思柔愣了愣,一时猜不透他的想法,但心底还是涌上无限欣喜来,对于荆珣,她是不会这么容易放弃的。

“你们要去哪里?”苏湘忙问。

然而没有人搭理她,苏湘眼巴巴地看着两人将她从头无视到脚,说走就走了,她心里那个气啊:“系统,思柔是不是荆珣的真命天女?”

“是这样的主人,在男主角没有脱单之前,任何人都有可能是他的真命天女。”系统如是说。

“嗯,不是思柔就好,我不喜欢这个女人,哼。”

“……”主人,我并没有这么说。

苏湘四处打听了一下,这才恍然记起今日是七重天置办百花宴的日子,原来是百花宴到了啊,这原本跟他们没多大关系的日子,她自然早就忘了。

她暗自琢磨了一下,荆珣不像是喜欢参加这种热闹宴会的人,他对思柔上仙的态度也看不出有多喜欢,但是竟然就这么跟着她走了,莫非,荆珣暗恋的心上人就在七重天上,或是一定会出现在百花宴上?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