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穿越  >  单身狗拯救计划  >  12、荆珣被禁足

12、荆珣被禁足

3033 2017-11-12 20:05:01

这一次,苏湘昏迷了很久,久到一觉醒来,竟不知今夕何夕。她躺的床榻上重罗幔帐,上面绣着精致繁复的古式花纹,隐隐有灵气浮动,只留了一层似水的软纱垂着遮住床上的人,其余的都被小心挂起,风一吹,若涟漪轻荡,温婉柔美。

苏湘伸手撩开那层软纱,立刻有容貌妍丽的小仙子匆匆上前扶住她的胳膊,惊呼出声:“阿湘姐姐,你终于醒啦。”

苏湘:“……”

“系统,我是不是又穿越到别的游戏背景里去了?”

“哼。”系统傲娇道,“想得美!”

……这有什么美不美的?

“阿莲,快去禀报荆珣上仙,就说阿湘姐姐醒过来了。”

那小仙子的话让苏湘更惊讶了,她不过睡了一觉,荆珣就变成上仙了?!

那天的雷劫过后,荆珣便飞身七重天,成了上仙,但同时由于荆蝶花之毒让人产生诡异幻觉的毛病影响过大,他被天帝禁足了,勒令他在毒性稳定前不得擅自离开璟照宫,但并没有严禁别人来璟照宫造访,因此以思柔和纯如等上仙为首,每天来璟照宫的人络绎不绝,反倒是比曾经更热闹了些,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却说苏湘阴差阳错替广白承了那道天雷后,广白暂且压住修为,躲过了天劫,没有成神,依着苏湘的修为,若是没有那把短笛相护,她早就被劈得魂飞魄散了,幸而短笛是不死神木所制,荆珣又特意在上面刻了符篆,能在关键时刻救她一命。

只是荆珣刻下这道符篆的时候,万万没想到是她为了救广白而用掉的,因此看着奄奄一息的苏湘,他一面急得心慌,一面又恨得牙疼。

阿莲禀报荆珣后,荆珣很快就来了,气质修为明显更精进了一层,就连罩在外面的衣衫都似拢着一层珠光,只是脸色依旧不好看,面如寒霜,眉目冷肃,苏湘打着哈哈:“这么快就成上仙啦,恭喜恭喜!”

苏湘不知道自己现在刚刚醒来,脸色白得像鬼一样,荆珣看着刺眼,根本就不搭理她,只吩咐了阿莲给她送药就要甩袖离开了。

“等等。”苏湘腾地起身,赤着足就下了地,只是久病体虚,膝盖一弯,就要跪下去,眼前虚影一晃,她的身体被人牢牢抱住,随即又回到了床榻上,荆珣额角青筋蹦起,“你到底要干什么?!”

苏湘完全没料到自己的身体现在居然虚弱到这种程度,有些不好意思地缩了缩脚,反被荆珣握住,运气于掌,一股暖意从脚底缓缓地涌起,苏湘看着他明显有些憔悴的侧脸,心底微微悸动。

“我就想问问你要去哪儿。”苏湘小声道,“我听说这是七重天,我对这里不熟,也没人陪我聊天。”

“你对九重天就很熟了?不是连回梧溪宫的路都不认得么?”荆珣有些心疼她,但嘴上却忍不住嘲讽,“你好生在这里呆着,别到处乱跑,给我惹麻烦。”尤其不许再去见那个广白。

可是苏湘一听这话不高兴了,踢开他的手:“我就问你去哪儿。”废话这么多。

荆珣站起身,冷淡道:“思柔找我有事。”

苏湘一听是去见思柔,顿时更不高兴了,合着她的力气都白费了?当即蹙了眉:“不许去。”

荆珣愣了愣,心里隐约有些欢喜,试探道:“你不高兴?”

“我为什么要高兴?”苏湘道,“你不觉得纯如仙子比她更妍丽,更大气,更配得上你吗?”

荆珣冷冷一笑:“不觉得。”

言罢不给她再废话的机会,直接拂袖而去。

苏湘气得胃疼。

如此又过了一段时日,广白来看过苏湘几回,但都被荆珣冷淡地挡了回去,广白知道自己欠了苏湘因果,心有愧疚,虽然不满荆珣的态度,但也不便强闯,便将一些伤药托他转给苏湘,他转手就都丢进了花圃里,从今往后,苏湘的一丝一毫,都由我来负责。

这些苏湘都不知道,但身体在阿莲的悉心调养下也渐渐好了起来,得到荆珣首肯,也能在这新的璟照宫里到处溜达溜达了。

于是这天,苏湘撞见了再次前来拜访荆珣的思柔。

“不许进!”苏湘跟只螃蟹一样拦住思柔的去路,她想把脚蹬在旁边的雕栏上,摆出一副纨绔模样,但奈何她病恹恹的样子实在不适合这个动作,遂作罢。

思柔眼神不屑:“我要进去,你拦得住?”

苏湘大手一挥:“阿莲,拦住她。”意思是,我有帮手。

但阿莲实在拦不住她,不但拦不住,反而被思柔伸指一点,身子顿时金光一闪,变成了个木头小人咕噜噜地滚到了苏湘脚边,苏湘看得有些愣:“你,你把阿莲怎么了?”

“真不知你这样愚蠢的人,荆珣还要放在身边做什么。”思柔拂了拂衣袖,“这璟照宫所有的下人,除了你,都是荆珣造出来的傀儡人,你不知道么?”

苏湘震惊了,这事她还真不知道,荆珣造这么多傀儡人做什么,就算她侍候的不好,他现在已经是上仙了,身边多找几个侍候的人应该不难吧,傀儡人再逼真,也是比不过真人的。

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思柔哼了声,神气十足地直奔荆珣的小院而去。

思柔走后,苏湘脚边的小木头人又发出一缕金光,慢慢直立变大,最终又变成了阿莲的模样,低眉顺目,清丽温婉,以前没在意,如今知道她只是个傀儡人,苏湘便禁不住多打量了几眼,不知是不是错觉,她竟然觉得这人的眉目间跟自己有几分相似。

“阿湘姐姐。”阿莲见她瞪着自己发呆,不由得低声询问。

苏湘回神,突然有些不自在起来:“那什么,我又不是你的主子,你不用这样客气。”

“主子吩咐的。”阿莲道,“阿湘姐姐出来得久了,咱们还是回去吧,外头风大,小心着了凉。”

苏湘牙疼:“哦,哦,好的。”

苏湘转身往回走,动作都有些顺拐:“系统,系统你在吗系统?哎呦喂,被人侍候的感觉好奇怪。”

“你想多了。”系统一针见血道,“那不是人,只是个傀儡而已,没出息。”

“哦,对,是个傀儡。”苏湘把刚刚的疑惑问了出来,“荆珣造这么些傀儡人做什么,他很穷吗?买不起下人?”

“呦,这就分上人下人了?”系统嘲笑她,“你不知道么,荆珣身上荆蝶花之毒异变的事情被天帝知道了,现在下了禁足令,他怎么可能再买些小仙女进来侍候,万一毒性又失控了怎么办?”

苏湘心说这事我还真不知道,不过经系统这么一提,她才记起荆珣身上毒性异变的事,顿时心有戚戚焉,难怪自她醒来后,荆珣就一直有意无意躲着她,原本还以为他在生气,原来竟是怕毒性再次失控了么?

等等,那思柔三天两头往这里跑是什么意思?被毒得上瘾了吗?!而且关键是,荆珣竟然不拒绝!真是,叔可忍,婶不可忍。

知道真相后的苏湘坐不住了,每天的必修课就是搬个凳子守在璟照宫门前,看着顺眼的,放行,看着图谋不轨的,尤其是思柔,那必须不能进啊。

为此,每次思柔前来都会跟苏湘打上一架,思柔当然不敢动真手,怕万一把人给哪里伤着了,那这璟照宫的门她就真的甭想再进了。旁人不知,她却是看得明白,荆珣对这个苏湘的心思,也就差那么层窗户纸了,只不过两人既然都不愿意捅破,那么她也还是想趁机多亲近亲近的,万一呢?

思柔束手束脚,苏湘却是真打,相比于神仙法术什么的,她更擅长手脚功夫,因此在外人看来,更像是她在胡搅蛮缠。

荆珣在这方面倒对她宽容得很,只要不闹得太大,一切都随她去了,顶多在看着思柔真要被她惹恼了时,出来将人拎到一旁,吩咐阿莲把她带回去喝药。

苏湘气得肺都要炸了,但是被施了术法口不能言,身不能动,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阿莲把她往房里带。

荆珣没有回头都似乎能想象出她气愤的样子,眼帘半阖,唇角微勾。

“阿湘胡闹惯了,你别介意。”荆珣的话是对思柔说的,声音清凉而疏离,明明说着责备的话,却听不出几分责备的意思,思柔已经习惯了,见荆珣并没有邀她进去的意思,掩下眼底一瞬间的黯淡,顺着他的话道,“她这性子,却也是独一无二的,有时候,我真羡慕她。”

你羡慕一个人活得恣意畅快,可以不用在意礼数,可以不用刻苦修炼,但前提是,得有一个人这样全心全意地护着你,给你圈出一方自由的天地。

每个人在特定的人眼里,都是独一无二的,荆珣这般说。

思柔还想问句,在你眼里苏湘是独一无二的吗,她究竟有什么好?

但她知道这句话一旦问出来就要糟,荆珣还愿意跟她接触的原因,就是她的知情识趣,还有,能够激发出苏湘对他的一点点在乎。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