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穿越  >  单身狗拯救计划  >  5、我是一匹来自远方的狼

5、我是一匹来自远方的狼

2314 2017-09-06 14:21:32

佛曰,一弹指六十刹那,一刹那九百生灭。就在达蒙跃出去的那一刹那,它幼小的身体开始急剧地拉伸,膨胀,壮大,等到跟头狼迎面相撞的时候,它已经长成了通体雪白的半人高的巨狼,拱起的身子紧绷出流畅有力量的线条,亮出的爪牙在阳光下折射出锋利幽冷的寒芒,似来自地狱的刀光。

砰!头狼的骨骼发出可怕的碎裂的喀嚓声,摔在地上抽搐了几下就不动了,曾经的一切辉煌都化作了过眼云烟,至死都不明白是为什么。头狼一死,所有的狼都停止了动作,下意识地后退了几步,满眼惊骇地望向这个突然变成了庞然大物的异种狼。

达蒙并没有给它们太多观望的机会,果断地腾、跳、扑、咬,大杀四方,很快就一并将所有的乡下狼都厮杀干净了,徒留一地的血腥和断肢残骸。

真是弱爆了,达蒙骄傲地想着,它对自己威风凛凛的原型还是很满意的,抖了抖流畅雪白的漂亮鬓毛,达蒙偷偷地扭头去看苏湘的反应。

苏湘还维持着从树上刚落地时的姿势,嘴巴微微张着,满脸不可置信的样子,反倒是黄毛狗还淡定些,像是早就感觉到了达蒙体内那股危险的力量,此时只是略带诧异地看了一眼它的体型,便扭着脑袋去舔身上的伤口了。

“嗷~”达蒙小声的嗷呜了几下,再次提醒苏湘自己是一匹狼,跟地上的那只黄毛狗不是同一个物种,顺便还有点小期待,期待她的忏悔和对自己刚刚出色表现的赞赏。

苏湘听到狼啸后果然回神,紧接着却“啊”的一声尖叫起来:“啊啊啊,你竟然是一匹狼!”

哐当!苏湘眼前一黑,兜头栽了下去。

达蒙惊呆了,这个可恶的女人,她竟然怕狼?可是她刚刚明明杀狼杀得一点都不手软啊!那……难道是她不喜欢狼?!

女人,你给我起来把话说清楚!

苏湘也想起来,她刚刚摔下去的太突然,姿势都没调整好,奈何她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了。

“系统,我这是怎么了?”

“主人,根据你的失血量,你这是昏迷了呢主人。”

“达蒙是匹狼的事,你怎么不早告诉我,眼睁睁地看着我给它找了个狗伴侣?”

“种族不是问题呢主人。”

“……哦,那它怎么会突然变得那么大?”

“喂?主人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到你说话了主人,系统的信号不是很好呢,我先下了哦,回聊,拜拜~”

“……”

这系统绝壁是个大BUG啊!

苏湘是被一条巨大的湿哒哒的舌头给舔醒的,一睁眼,她就看见了一颗硕大的狼脑袋杵在眼前,小心肝儿顿时噗通着晃了晃,半晌才反应过来那是放大版的毛团子,被提起的心哐当一声落了地,无力地挥了挥手:“你离我远点儿,看得我有种自己缩水了的错觉。”

达蒙见苏湘醒来,眼里是毫不掩藏的喜悦,龇牙咧嘴地就要扑上去,却不料遭到了嫌弃,顿时不乐意了,嗷嗷地叫着用头去蹭她,想象往常一样撒泼耍赖求爱抚,只可惜它忘了自己如今的体型,一头就将用手撑着地面正准备起身的苏湘撞回了大地母亲的怀抱。

苏湘的额角抽了抽,两人的力量发生了颠倒,现在她即便想扯住它的后腿扔出去,也是有心无力了,只好转了转头,去看卧在她身侧不远处的黄毛狗。

黄毛狗的情况不是很好,那匹头狼的爪子十分锋利,在它背上留下的伤口极深,皮肉往外翻着,因为没有得到及时有效的处理,已经有些开始发炎了,整个狗昏昏沉沉的,只在苏湘唤它的时候用力地掀了掀眼皮子,便再也没有其他动静了。

苏湘有些担心,她虽然自己也有伤,但这具身体毕竟是开了挂的,愈合能力极强,只要醒来就没什么大碍了,然而黄毛狗可是正儿八经的土著狗,万一有个好歹,那她岂不是还要废力地再重新给达蒙另选伴侣?想想都是噩梦。

苏湘不愿意做噩梦,于是,接下来的日子就变成了达蒙的噩梦。

达蒙要身负起解决每日伙食问题的重担暂且不说,从此还失去了求摸摸求抱抱的特权,眼看着原本属于自己的位置被黄毛狗占据,达蒙的怨气简直成几何倍数递增,每每趁苏湘不注意的时候,就会凶狠地对着黄毛狗亮出锋利的爪牙,警告它赶紧滚蛋,否则就别怪它爪下不留情了!

哦,忘了说,它现在的体型已经不能随便踩着黄毛狗的脑袋玩了,上次它只是用爪子拨弄了黄毛狗一下,就给它的伤口造成了二次伤害,结果被苏湘甩着退伍的狗链子一顿抽,虽说那鞭子抽在身上不痛不痒的吧,但是却大大地伤害了它的面子,尤其那黄毛狗就在旁边盯着看呢。

哼,明明都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却还要装出一副身娇体弱的模样来让人抱……等等,你的狗爪子往哪里放呢?

达蒙怒其不争地朝着苏湘吼,你这个可恶的蠢女人,放开那只狗,让我来!

苏湘正抱着黄毛狗给它查看伤口呢,就听达蒙抽疯似的嗷了一嗓子,摇头摆尾,搔首弄姿地跑过来,在眼前不停地卖弄,只是一点都不萌,甚至还有些蠢,苏湘抬头看了眼这个巨大的蠢货,凉凉地道:“别在这里碍事,今天的食物都准备好了吗?记得多弄点浆果。”

“嗷呜。”达蒙哀怨地看了她一眼,转过身去的背影既沉重又落寞。

达蒙不高兴,连带着这一路被它撞见的小兽们也都别想高兴了,它像个煞神一样在丛林里奔腾扑跃,如风如电如刀,不停地收割着今天的食物,直到最后实在多得拿不下了才气哼哼地住了爪,学着苏湘的样子,用一根柔软的细藤将食物们跟穿糖葫芦似的穿成一串拖在了身后。

接下来是最麻烦的浆果,达蒙锋利无匹的爪牙,强壮悍利的身体在这些指头大的浆果面前简直毫无用武之地,一不小心就会将其戳破,浆果的汁液黏腻地吸附在它柔光顺滑的毛发上,简直要烦死个狼了。

不过没办法,苏湘喜欢吃,就连那个一无是处的黄毛狗,有时都会为了讨好苏湘而故意去抢着吃,哼,达蒙不屑地想,真是一只谄媚狗。

它用牙齿咬住一根浆果的枝干,正要不耐烦地将其扯断拖着走,眼角忽然扫到掩藏在这颗浆果树后的另一种果子,这种果子很少见,颜色呈明亮的紫色,有苏湘的指甲盖大小,长得十分稀疏,大多藏在宽大的绿叶之后,不易被人发觉,达蒙能认出来,是因为这种果子有毒,毒素虽然并不致命,但也足够让中毒者虚弱上一段时间了。

达蒙眯了眯狼眼,觉得拿来给黄毛狗吃真真是再合适不过了,那个家伙需要得到教训。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