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穿越  >  单身狗拯救计划  >  6、长璃失踪

6、长璃失踪

3001 2017-12-24 20:03:00

“汪汪——汪!”

小奶狼在叶长璃怀里撒欢儿,抻着脖子汪汪只叫,苏湘用指头点了点它的额头:“你是一只狼,不是狗,不能汪汪叫。”

“汪汪!”

小奶狼在狗群里时间久了,并不觉得自己的叫声有什么不对,它讨好地伸出舌头去舔,叶长璃哈哈笑,笑完了又仰头去问苏湘:“这真的是只狼吗?”

苏湘嗯了一声:“害怕吗?”

“我才不怕,它这么乖,哎呀,总不能小狼小狼的叫它,咱们给它取个名字吧。”

“咳。”苏湘不知道为什么又想到了达蒙,差点吐口而出,她轻咳了一声,用手摸了摸鼻尖掩饰道:“你取吧。”

“它太小了,球球?蛋蛋?团团?”叶长璃咬了咬唇,“哎呀,还是你来吧,我取不好。”

苏湘对他起的名字无语,但还是安慰道:“不急,慢慢来,日子还长着。”

“嗯,日子还长着呢。”叶长璃摸着怀里柔软的小狼,心里有些犯愁,“这么小,要喂些什么呢?”

其实已经开始断奶了,可以喂些粗粮,但苏湘心里对它有种特别的感觉,就想喂它吃得好些,手指摸了摸今日在市集卖草药换来的钱,心里盘算着,再加上之前剩余的一些,应该差不多能买只母羊。

这么想着,便也说了出来,叶长璃一下子瞪大了眼,腮帮子还有些鼓:“你怎么对它这么好?”

比对自己和别人都好。

声音太小,苏湘没听清,也没在意,看着天色还早,便领着叶长璃在市集上闲逛,她心里知道小奶狼不是达蒙了,但还是把它当成了自己人,自己人,当然是要护着的。再说他们今日意外救下了它,也算是缘分,钱没有了可以再赚,反正她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等回去就问问沈流白关于暗镖的事。

“你说我们要不要再买点什么,等晚上回去也把沈流白叫过来……”苏湘说着话一侧头,发现叶长璃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一愣,急道,“怎么了,哪里不舒服么?怎么不说?”

叶长璃不好意思说自己心里不高兴了,看着苏湘着急的样子,心里又有点儿隐晦的甜蜜,于是把小奶狼往苏湘怀里一推:“你抱它一会儿,我……我去上个茅厕……”

后面那句几乎是含在嗓子眼里的,叶长璃羞得脸色通红,手指往身后不远处的茅厕一指,也不管苏湘看没看清,转身拔腿就跑。

“哎,跑什么,慢些,别摔着了。”苏湘看着他着急忙慌闷头跑的样子笑出声来,笑了一会儿又觉得怅然,她这是真把对方当孩子了啊,这样下去可怎么是好,试探着低声问了两句,“系统,系统你还在吗系统?”

“……在呢。”

苏湘原本就是随意地问问,根本没抱希望,毕竟自从她进入这次游戏后,系统就像消失了一样,还让她好一顿惊吓,担心自己要留在这里回不去了,却不料此刻又听到了系统那特有的冷硬无机质的声音,简直要喜极而泣了,手指一抖,掐的小奶狼“嗷呜”了一声。

苏湘没顾得上小奶狼叫的是“汪汪”还是“嗷呜”,连忙又问:“叶长璃是这次的男主角吗,他什么时候长大啊,我要待多久,我喜欢不了这么小的孩子怎么办,总不能要玩养成吧?”

“……”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系统又装死了。

“妈的……”等了半晌,知道自己是不会得到回答了,苏湘才冷静地吐出了一句脏话。

被系统这么一打岔的功夫,苏湘再抬头去看的时候,已经看不到叶长璃的影子了,她抱着小奶狼慢悠悠地往回走了段路,站在一处人比较少的空地,斜倚着墙角,阳光和煦地洒落下来,照在人身上暖洋洋的,驱散了些深秋的寒气。

她微微闭了闭眼,手指一下下地抚摸着小奶狼的绒毛,它似是有些困了,老实地趴在苏湘的胸前,小身子团成柔软的一团,闭着眼打起了细小的呼噜,只在被人抚摸脊背的时候摇几下小尾巴。

这样又等了一会儿,旁边有个带着孩子的男人路过,两人说说笑笑的,小孩子手上拿着个兔子形状的玩具,被妇人逗得咯咯直笑,连蹦带跳地往前跑,一不小心撞到了苏湘身上,一屁股往后跌去。

那男人“哎呀”一声,苏湘已经弯腰,单手将孩子一揽,稳稳地站住了脚,嘴上还犹自咯咯笑着,小脸蛋红扑扑,待看清眼前的是个不认识的陌生人,这才收了笑,噔噔噔往后退了几步,苏湘怀里的小奶狼倏地睁开了眼,两条小前腿撑着立起来,如临大敌地看着那孩子,但它实在太小,那孩子不但不怕,还有些兴奋地瞪大了眼,嘴里高兴地喊着:“狗狗!”

“囡囡!”那个男人,也就是孩子的阿父快步上前,先是一巴掌拍了拍孩子的屁股,“让你慢点,磕了摔了怎么办?小心回家你阿姆又得训你!”

然后又笑着对苏湘感谢:“这孩子太顽皮,没撞疼你吧?”

“没事,小孩子活泼些好。”苏湘笑着道。

男人听她夸自己的孩子,心里也高兴,摸了把孩子的脑门,叹了口气道:“我是有些担心过度了,最近……最近镇上丢了好几个孩子了,哎,真是作孽啊。”

苏湘闻言又看了眼茅厕的方向,眉心微微皱起 ,叶长璃去的时间有些久了。

“阿父,我也好想要一只小狗狗。”

“你乖,听话就给你买。”

“好,囡囡最听阿父的话了,囡囡长大了也会保护阿父的!”

两人寒暄了几句,男人便带着自己的孩子道别了,苏湘看着一大一小牵着手离去的身影,突然出声叫住他:“大哥,你能帮我个忙吗?”

苏湘指了指茅厕的方向:“你能帮忙进去看看吗,我们家孩子进去的时候不短了,我不方便……”

“诶?”

苏湘还没来得及说叶长璃年纪相貌如何,那男人就惊讶地看了她一眼,神色间带出些慌张:“那里面……已经,已经没有人了啊。”

叶长璃失踪了,之后苏湘不顾旁人的古怪眼光和惊呼,直接闯入了茅厕去找人,在茅厕外面等自己侍夫的女子追着苏湘打了半条街,可是里面并没有叶长璃。

直到暮色降临,原本热闹熙攘的集市变得空荡荡的,苏湘站在街头,怀里抱着饿极了的小奶狼,她茫然四顾,终究也没有找到叶长璃,叶长璃自然不会乱跑的,他是真的失踪了。

却说叶长璃,他刚蹲完茅厕,整理了整理衣衫,正准备要往外走,忽然被人从身后捂住了口鼻,一股浓烈的异香扑面而来,他还没来得及屏息和呼救,就身子一软,整个人陷入了昏迷之中。

等再次恢复知觉的时候,叶长璃惊慌地发现眼前依旧一片漆黑,倒不是黑夜,而是自己的眼睛被人蒙上了,嘴巴也被塞住喊不出声音,手脚被反绑在身后,像是被丢在一辆马车中,咯吱咯吱地,颠簸着前行,没有人说话,周围寂静的可怕。

他试探着挣了挣身子,脚踢在什么东西上,软软的,他又蹭了蹭,凭触感,那应该也是个被抓来的人,不过没反应,应该是还没醒。

正想办法揭开蒙在眼上的布条,车帘子突然被人掀开,一股冷风灌入,叶长璃听见外面有人问:“怎么了?”

“呵。”这一声近在耳边,叶长璃的身子猛地一僵,知道自己是被发现醒来了,心里登时感觉不好。

果然,那人拍了拍他冻得发木的脸颊,无所谓地回道:“没什么事,你继续赶车就好,只不过是有个孩子醒过来了。”

“啧,怎么会这么快,麻药的剂量少了?”又一个陌生的声音。

就这一会儿的功夫,已经有三个人说话了,叶长璃还想再多听听,结果抹了异香的帕子再次捂上了他的口鼻。

这次的药效可能比较大,叶长璃再次醒来的时候,手脚上的束缚都已经解开了,他被人从马车挪到了一个地洞里,身子刚一动,就有人凑了上来,声音非常稚嫩,小手摸了摸叶长璃的眼睛:“哥哥,你醒啦?”

叶长璃吓了一跳,他的眼前还是黑,但一侧石壁上有个高高的通风口,虽然不大,但借着照进来的月光,能隐约看清眼前的情形。

这里是个石洞,看通风口的位置,这个石洞应该在地下,空间不大,普通房间大小,塞了八九个面目清隽的孩子,最小的就是刚刚扑过来凑到叶长璃身边的,只有三四岁的样子,唇红齿白,像个粉雕玉琢的小娃娃,十分惹人怜爱,最大是在这个小孩身边的男子,看上去比叶长璃还要大点儿,身材瘦长,俊眉星目,穿着身碧青色的缎衣,一眼看去就是富贵人家的孩子,其余的年纪或大或小,衣衫或新或旧,但无一例外都长得十分标致好看,且都是男性。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