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穿越  >  单身狗拯救计划  >  卷二•仙人,你好毒

卷二•仙人,你好毒

3051 2017-10-10 20:04:00

光线陡然一亮,周围所有的画面全部退去,眼前是苏湘熟悉又陌生的游戏舱,她好半天没回过神,习惯性地问系统:“达蒙最后去了哪里呢,他会好好的吗?”

系统没有回答她,游戏已然退出,苏湘内心一阵怅然,她低头看了眼时间,不过才半个小时而已,但在游戏中她已经过完了一生,深深地吁出一口气,她缓了缓,良久才抬脚走出游戏舱。

“结束了?”声音猝然响起,正在走神的苏湘被吓了一大跳,猛地后退一步,后脑勺“砰”地撞在墙壁上,疼得她龇牙咧嘴,也终于彻底拉回了神智,“谢,谢总,你怎么在这里?”

谢安泽单手插兜,另一只手上夹着支烟,很性感的样子,但也很意外,苏湘之前对他的印象都是冷厉严苛的,从没见他在公司抽过烟,不过不知是不是苏湘的错觉,总觉得他的长相,似乎跟游戏中的达蒙有几分相似呢。

“你在看什么?”许是苏湘打量的视线太过明显,谢安泽忽然抬眼。

“没,没看什么。”苏湘忙摆手,笑嘻嘻地问道,“谢总,我在游戏中的表现还可以吧?”

“呵,打得很过瘾吧。”谢安泽眉峰微微拧着,样子似乎有些不快,“你在游戏中的任务是拯救单身狗,不是去显身手,你根本就不懂什么是感情……”

最后的话越说越模糊,似乎不是在对苏湘说,而是在自言自语,苏湘有些摸不着头脑:“可那只是一场游戏啊……咦,谢总,你走啦?”

紫气升腾,祥云翻滚,琼楼玉宇,飞阁流丹。数层楼宇隐匿在层层叠叠的彩云之间,时隐时现,幻化无边,几根巨大的峰柱直插云霄,不见尽头,周围花树林立,落英缤纷,花树之后是一座秀丽陡峭的石峰,峰面光滑如镜,碧蓝澄澈的溪水自上飞流直下,有貌美的仙子伸手捞了一捧,水滴四散飞溅开来,如珠似玉。

“荆珣仙人,过几日广白上仙举办的百花宴,你会去么?”貌美的仙子微微垂目看着指尖的水珠坠落,脸上露出赧然羞涩的神情,站在她身侧的男子闻言唇角一勾,说不出的美艳逼人,“哦,仙子会去么?”

仙子惊喜地抬头看了他一眼,脸颊上登时涌上红潮,呆了一呆,又急急忙忙掩饰性地垂下头去,手指无措地把玩着腰间的璎珞:“会,会去的。”

荆珣的身形高挑挺拔,长身玉立,将一件普普通通的白衣硬是穿出了股倜傥妖娆的味道来,衣角袖口在熙风的吹拂下微微鼓动,发梢轻扬。

他的长相在仙界是出了名的艳丽无双,那张脸就像是被人用画笔精心描绘过一番似的,美得让人惊心动魄,因此刚飞升仙界不久,就被无数仙子或明或暗的恋慕着。只是鲜少有人知道,荆珣的心里最憎恶的就是别人说他美,他不笑的时候,那张精致的五官带给人的是一种凉薄锋锐的侵略性,凌厉逼人。

此刻荆珣的眼底一片冰冷,但那仙子却没能看到,只听荆珣沉吟片刻,略作遗憾地道:“可惜,我没有门鉴。”

广白上仙的仙宫在第五重天,他的百花宴订在第七重天,像荆珣这种刚刚从下界飞升上来的小仙,在品级提升前,若是没有门鉴,纵然有天大的本事,也只能在九重天呆着罢了,眼前仙子的话,分明是有些打脸。

“我,我可以带你去。”她也立刻察觉到了话里的不妥,急的脸更红了,见荆珣转身欲走,忙伸手去拦,不妨一把抓住了他的腕子。那截腕子十分好看,肤白微凉,风雅而精致,只是她还来不及欣赏,下一瞬便惨叫出声,碰触过他肌肤的手指,冒出了一串串红色的疙瘩来,刺痛难当。

唉,又一个中毒者,荆珣想,他也不想的,但奈何他控制不住啊。

飞升前,荆珣是一株妖娆艳丽的荆蝶花树,花叶都剧毒无比,寻常人沾之则亡,飞升后,他虽然化作人形,却依旧浑身带毒,而且,他不会控制这种毒性。

荆珣飞升上界的短短时日内,已经连续“毒害”了十数名“不小心”碰到他的仙子,症状十分一致,初期是一串串红色的疙瘩,似针扎火燎,疼痛入骨,渐渐的,小小的红疙瘩会变成透明色的大泡,里面像是装满了无色的液体,看上去十分恶心,若不小心戳破,里面的液体流过的地方,会引发新一轮的症状,毒性霸道无比。

像是之前所有的中毒者一样,貌美的仙子脸上露出扭曲痛苦的神情,告辞的话都来不及说一句,周身灵气紊乱,光芒一闪,眨眼便不见了踪影。

荆珣抬手折了一段花枝,花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败落下来,他用手指捻了捻毫无生机的枯枝,眼底看不出是什么情绪,接着随手一抛,就要转身离去。

“哗啦——”

光滑如镜的石峰上,随着水流陡然飞下了一个人。

那人跟个秤砣似的兜头扎进下面的水潭里,带起了巨大的水花,溅了荆珣一头一脸的水,荆珣伸手抹了把脸,面无表情地盯着水里吐出一长串泡泡的人,那人扑腾了半天才终于挣扎着冒出头来,头顶上还挂着几缕绿油油的水草,接连打了几个喷嚏,像只落水狗一样甩了甩脸上的水珠,然后一抬眼对上他冷冰冰的视线,竟像是痴了一般,呆呆地瞪着他看。

这个疑似落水狗的可疑人物,自然是苏湘了。

两天前,谢安泽跟苏湘的谈话无疾而终,接下来的两天他让苏湘好好地反思在游戏中的错误,不悔悟就不准她再碰这款游戏,对于一个游戏迷来说,这怎么能行?玩游戏的人都知道,只玩一局就被迫暂停,那滋味犹如百爪挠心,实在是太痛苦了。

于是苏湘痛定思痛,洋洋洒洒地写了万字忏悔书,什么系统废话太多了,需要改良,什么游戏中打戏太多,抢了男主角的风头,如此种种,没有一条写到谢安泽的心坎上。两天后,基本已经放弃的苏湘忽然说了句“好想再见见达蒙”,于是,她胡汉三又回来了。

只不过,这次游戏生成的背景,是一个仙侠世界,她的身份是个刚刚飞升上来的小仙,在回自己的仙宫时迷了路,兜兜转转,从石峰上不小心坠了下来,不幸成为了一名“失足湿身少女”,在她抬头对上荆珣视线的刹那,熟悉的系统欢脱声又蹦了出来:“叮——恭喜主人进入任务状态。”

苏湘没搭理它的废话,事实上如果细看,就会发现这人长得跟达蒙……不,跟谢安泽是有些相像的,只不过谢安泽的五官没有这么精致艳丽,线条多了几分刀削斧砍的冷硬,这人因为过分的精致,而显得更加凉薄锋锐些。

嘶,看起来十分不好接近的样子,怎么办?

见眼前的女人一直呆头呆脑地盯着自己看个没完,荆珣突然笑了下,这一笑晃如春风拂面,刹那间万紫千红开遍,他说:“怎么,你这样看着我,莫不是喜欢上我了吧?”

荆珣是在明显地嘲讽,笑意都未达眼底,但苏湘却没有察觉,听他这么说,先是愣了下,接着飞快地点头:“是啊是啊,我喜欢你。”

苏湘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万一他们两个一个表白,一个答应了,就被系统认定是脱单了呢,那任务岂不是秒胜。

事实证明她想得太多了,荆珣被她的不要脸噎了一下,突然冷下脸来,双手抱臂,眯着狭长的眸子居高临下地审视着她:“你是谁,为什么会从上面跌下来,你在偷听?”

“我说我只是找不到回仙宫的路了,你信不信?”苏湘问。

“不信。”

“那我说我喜欢你,你也不信咯。”苏湘拎着裙角从水潭里爬上来,浸湿的衣衫近乎透明的贴在身上,若隐若现地勾勒出身体优美玲珑的线条,荆珣的眼角狠狠一抽,为了勾引他,连这种招数都使出来了,很好,他勾唇冷笑,眼底尽是嘲讽,“喜欢我?你不怕中毒?”

系统把荆珣的特殊体质给她科普了一下,苏湘无所谓地心想,她什么都怕,就是不怕疼。

不等荆珣再说第二遍,苏湘猝不及防地贴了上去,双手搭在他的肩上,踮起脚尖,荆珣下意识猛地侧头躲避,唇角擦着他的侧脸一闪而过,他触电般一甩手,将苏湘兜头甩进了水潭里,可是脸颊上那股温热,柔软,令人心悸的触感,却长久地停留在了他的皮肤上,火烧火燎的,他又是愤怒又是羞耻,咬牙切齿地瞪着水里瞎扑腾的人。

“长得这般丑,也好意思说喜欢我?”荆珣不是没见过喜欢自己的人,只是没见过这么豪放露骨的,一时控制不住恶言相向。

苏湘闻言低头看了看水里的倒影,还是她在现代的样子,睫毛挺俏幽长,眼睛黑亮有神,唇红齿白挺鼻梁,整个人干净爽利的,哪里丑了?

好吧,快要变成香肠的两片红唇除外,但这能怪她吗?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