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穿越  >  单身狗拯救计划  >  8、险境

8、险境

3233 2017-12-30 20:04:02

“说,你拐来的其他孩子在哪里,是不是还有其他同伙?”沈流白一脚将人踢飞,那人撞到墙上,发出“砰”的一声沉闷的声响,从墙上滑落摔到地上,发出痛苦的闷哼,不等他起身,沈流白已经迈步上前,抬脚踩到了她的背上,那人一看居然被个男人给牵制住,心中顿时大怒,“你竟敢打我?你这个老男人……啊!”

沈流白脚下用力一碾,那人顿时发出惨叫,她的同伴见状想要上前帮忙,却奈何被苏湘绑了,像条狗一样丢在角落。

苏湘回头看沈流白,只见沈流白一撩衣角,半蹲下来,膝盖狠狠地顶上这人的腰眼,一只手啪啪啪甩在她的脸色,脸上笑眯眯的:“你刚刚说什么,嗯?我没太听清。”

“没,没没没,哎呦!”

经过一番忙碌,沈流白和苏湘两人终于在次日晌午时分,看见了这两个企图拐卖幼童的人贩子,她们被当场抓获,丢进了这条偏僻幽暗的巷子里,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别打了别打了,我说!”此刻被沈流白一番敲打,这人嘴角淌着血丝,实在是受不住了,“就我们两个,没有别人了,我们,我们就拐了三……不,最后一个没成,就两个孩子,都都都已经卖给花楼了,哎呦,大爷饶命!”

“不是吧。”沈流白的半张脸隐在暗影里,看不出什么情绪地淡淡道,“我怎么听说镇上丢了可不止三两个孩子。”

“那不是我们!”这次说话的是被苏湘绑住的女人,她似乎是害怕话都被同伴说了,自己落不下什么好,赶紧抢着道,“那,那是……”

“闭嘴!呃……”

“看来这个留着是没什么用了。”他话未说完,就被沈流白一个掌刀劈晕了,沈流白眯着眼斜看过来:“说下去,我们就放你走,否则……”

若不是场合不对,苏湘简直要为沈流白喝彩了,果然,就见卧在苏湘脚边的这人哆嗦了下,飞快道:“抓走那些孩子的根本不是什么人贩子,我们顶多就是把孩子卖给花楼去调教调教,起码人都是好好的,但是落在那些人手里,就别想活着出来了,他们心狠啊!”

“这么说我们还得感谢你们?”苏湘听到这里已经有些急躁了,强压住担忧问道,“快说,那些人到底是谁,藏在哪里?”

“这个我是真不知道,他们抓走的都是漂亮孩子,目的就是为了疑惑众人,让人们以为都是人贩子干的,其实……啊,对了!”看着沈流白目光不对,她情急之中忽然想起件事,“那些人的报复心极强,之前有个同行在……在哄骗小孩的时候跟他们起了冲突,后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她弄来的孩子都莫名其妙不见了,肯定是那些人干的!”

“就这样?”苏湘不满,她忙道,“还有还有!因为有过冲突,我那个同行多留了几分心思,她注意到一件事,那些人的衣角或者袖口不起眼的地方,都绣着一副半人半鱼的古怪图案,后来他在街上偶然又遇到一个身上有这种图案的人,就悄悄尾随在后面,想看看他们究竟是什么来路,结果就见她们进了镇上的风雅轩,再后来,我那个同行就消失了……”

石洞内,有个孩子直接吓得尿了裤子,突然崩溃地大喊大叫起来,他蹿起来用手抱着脑袋就往甬道的出口跑,柳奕伸手想要扯他一把,却没有抓住,外面脚步声响起,来人似乎直接跟那孩子撞上了,接着叶长璃听见“嘭”的一声,骨骼跟石壁撞击的声音,那孩子的痛哼还没有喊出口就戛然而止了,一股浓重的血腥味扑鼻而来。

很快,一个陌生的女人走进来,她长得比较瘦,塌鼻,三角眼,鞋底已经被血水浸湿了,每走一步都会留下一个瘆人的血脚印,她在他们身前三步远的地方站定,双手抱臂冷冷地看着他们:“我再说一遍,别想着跑,如果配合,可能还会有一线生机,否则,你们的下场将会比刚刚那个孩子更惨。”

叶长璃知道她在撒谎,即使不跑,下场也绝对会比那个孩子凄惨。

这人似乎有些疲倦,震慑完他们后也没有多留,很快便出去了,甬道里传来尸体拖行的声音,而先前被带走的两个孩子,现在也已经听不到叫声了,不知道是昏迷了,还是彻底地解脱了,周围又彻底恢复了寂静。

叶长璃侧头看了看,发现刘珂已经哭晕过去了,其他大部分人脸上都是一种麻木的表情,柳奕小声解释:“我们是前些天被抓来的,这样类似的场景已经见过了几次,在这里的人,要么迟早被恐惧逼疯,要么是早就放弃了希望,你也别太怕,至少接下来的一天,我们是安全的。”

他能看得出柳奕也是怕的,但大概因为自觉是这里年纪最大的缘故,所以他才强撑着安慰新来的自己,叶长璃心下感动,却还是先把疑问抛了出来:“这些人抓我们是什么目的?”

柳奕呼噜了一下果果头顶的软发,他先前被柳奕捂住嘴巴耳朵,后来竟然睡过去了,柳奕帮他调整了个舒适的角度,嘴上回着叶长璃的话:“做活体实验吧,好像是让我们吃下什么汤药,然后看我们能不能活下去。不过谁知道呢,活下去活不下去,反正再也没人回来过。”

“那我们能逃掉吗?”叶长璃瞅了瞅黝黑的甬道,几乎是用气音在说话了。

“逃?”柳奕抬眼盯着地面上的血脚印,嘲讽似的笑了下,“不可能的,试着逃跑的人很多,但是没有人成功过。”

叶长璃不服气,觉得他太悲观了,刚想说什么,就听柳奕接着道:“我刚来的时候,这里有个很厉害的孩子,漂亮又聪明,还意外地身手不错,他是我们这群人的主心骨,他人很好,一直很照顾我们,他说我们一定会活着出去……”

说到这里的时候柳奕突然看了叶长璃一眼,短促的一笑:“但是你知道他现在在哪里吗?”

叶长璃张了张口,又闭上了,结局怎样,已经不用问了。叶长璃紧紧抿着薄唇,很久之后,他说:“我不会死,阿湘会来救我。”

“还有可以等待之人,真好。”闻言,柳奕面上浮起了一丝追忆的神色,喃喃道,“她是你的心上人吗?”

若是往常,叶长璃大概还会娇嗔一下,但此刻生死存亡之际,他反倒大方承认了,点点头:“嗯,她很厉害的。你呢,你也有喜欢的人吗?”

柳奕顿了顿,然后道:“有的,她也很厉害的,是个将军……”

两人此刻仿佛忘记了身处的险境,竟然你一言我一语地开始谈起了男儿家的心事,连带着其他孩子也都放松了几分,听着柳奕说那个将军如何如何地厉害,如何如何地疼他,却在执行最后一次任务时不知所踪,他这次出门来到这里,就是为了寻她。听着叶长璃说他的心上人如何如何的与众不同,如何如何地温柔,两人在市集上还打跑了恶霸,救出了阿白,阿白是他刚想好名字的小奶狼……渐渐地,他们都在各种美好夸张的描绘中,沉入了梦乡。

然而他们最先迎来的,既不是将军,也不是心上人,而是又一轮的残酷挑选。

这次挑中的人,是果果和刘珂。

这个结果比较意外,按理说,刘珂被抓来的最晚,不至于现在就被挑走,他小脸煞白,竟是连哭都哭不出来了,两只手死死地扣住地面,一遍遍地重复着:“我不去,阿姆会来救我的,阿父会来救我的,他们最疼我了,我不走不走不走!”

他的指甲被掀翻了,满手都是血,然而并没有用,刘珂最终还是被带走了,即将拐出甬道的时候,叶长璃听到了他咬牙切齿地咒骂,他说,我会活下来的,他说,你们都不得好死。

然后就是果果,果果虽然小,但也直接敏感地察觉出来人的不善,他的手指头紧紧绞着柳奕的衣襟,哇哇大哭着,一张脸憋得通红,泪珠从他密长的睫毛下滚滚落下,让所有人都有些不忍心。

柳奕亲了亲他的面颊,忽然松开他的手,将果果推到了叶长璃怀里,起身站了起来,他拍打了两下衣襟上的尘土,嗓子因为干裂而有些嘶哑,但面上一片淡然,他对来人道:“这次让我来吧。”说着已经抬脚往外走去。

叶长璃心脏蓦地一紧,他承认,此刻的他绝对做不到替别人去死,他还想活,他很自私,也很懦弱。柳奕的行为极大地触动了他的内心,他恍恍惚惚地想,如果苏湘在这里,她会怎么样?

“不要不要,柳哥哥,你回来,果,果果去,呜呜呜……”

同样受到触动的人还有其他的人,包括那两个来带人的高壮女人,柳奕走出几步回头,听到果果的哭声回头,冲他温和地笑了笑:“果果,听话。”

叶长璃的手指无意识地抓紧了果果的小身子,他几乎要脱口而出,“你不要去了,我去,你看着果果”,可是还不等他开口,甬道内忽然传来一阵阵的脚步声,人还没走出来就急切地喊了起来:“等等,等等,让我看看都有谁。”

声音略微有些熟悉,叶长璃跟其他人一样,下意识扭头去看,然后就愣住了。

墨绿色锦袍,腆着肚子,满脸横肉,双眼眯缝成了一条线,笑容凶恶而不怀好意,她刚露面,那两个女人就恭敬地喊了声“张大人”,这个人是张芝和。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