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穿越  >  单身狗拯救计划  >  14、混战九重天

14、混战九重天

3204 2017-11-20 14:02:46

苏湘心里咯噔一下,那人不会真是荆珣杀的吧?

“不如何。”苏湘想了想道:“就算真是你杀的,我也会站在你这边。”跟主角站在统一战线上,永远都是没错的。

荆珣却不知她心中所想,闻言诧异地抬头看她,眼底情绪变化莫名,半晌后对她招了招手:“过来。”

苏湘听话地走过去,以为他要对自己说什么机密,就见荆珣突然起身绕到她身后,自顾自地动手给她挽起发来。

苏湘:“……”

“樊胥道人不是我杀的,你不要操这份闲心了。”荆珣将苏湘原本松松垮垮的发辫散开,细细地重新梳理着,发丝在指尖滑过,落下丝缱绻的温情。

“不是你杀的?那会是谁,有人在故意陷害你吗?”苏湘说着就要扭头,被荆珣伸手按住肩头,轻斥道,“坐好。”

苏湘:“……”总觉得今天的荆珣有点儿怪怪的。

“恐怕当日樊胥道人找上你的时候,那个凶手还没走。”荆珣的手指很漂亮,他的手艺也很漂亮,很快便将长发挽好,又随手将自己刚刚削刻好的簪子插了进去,指尖轻轻地摩挲了下,略为沉吟道,“但那时我并没有察觉到对方的气息。”

“也就是说,如果凶手还在场,故意隐匿了气息你却无法察觉的话,说明他的能力应该在你之上。”苏湘也伸手摸了摸发间的簪子,想看看荆珣到底把自己弄成了个什么样子,忙跑到湖心亭边上,俯身去瞧光滑如镜的水面上映出的倒影,不由地惊叹一声,“啊,我好美!”

荆珣正捏了茶盅去喝,闻言差点一口喷出来,忍不住抬手按住青筋乱蹦跶的额角,如此厚颜之人,不止天上少有,只怕人间亦是难寻。

就连系统都忍不住呕了下,提醒苏湘道:“天,你也要点脸吧。”

苏湘龇了龇牙,回头对荆珣道:“我是在夸这簪子,你送我了吗?”

“让小莲沏壶新茶过来。”

不是送你的干嘛要插在你头上?荆珣不理她的废话,重新坐回案桌前,随手拨弄了下琴弦,叮叮咚咚似泉水清流,“你这几天老实呆在璟照宫,哪里也不许去。”

苏湘张口就要反驳,荆珣指尖一勾一抹,好听的乐调顿时变成了魔音灌耳,如狂风暴雨骤至,苏湘立刻双手捂住耳朵,足尖一点,连吼带叫地飘出了湖心亭。

荆珣心情很好地勾了勾唇,直到她的身影不见了,才又缓缓地抿直了唇线,他隐隐觉得,思柔和樊胥道人的死恐怕不会那么简单,思柔向来与人无怨,没理由遭此毒手,而且那天,她为什么要突然去了九重天?

只怕是,她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秘密,所以才被人灭了口,而后樊胥道人的死,是有人故意将矛头指向了璟照宫,转移开众人的视线,让人们误以为思柔的死跟苏湘有关,而他为了护短又对“知情者”樊胥道人下了手。

荆珣有种不祥的预感,这天估计要变了。

几天后,荆珣正在一处陡峰的洞穴里闭关,苏湘被迫守在一旁陪练,她有些百无聊赖地打了个哈欠,身子慵懒地斜倚着洞口的一棵常青树往外张望,突然周围雾气微微一荡,身下传来微不可查的震动感,她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已经被荆珣单臂一揽,从万丈高峰上一跃而下。

脚尖刚一落地,就见阿莲神色慌张地跑了过来:“主子不好了,有魔族擅闯上界,已经攻破了九重天,现在天帝震怒,给众神下了诛魔令,广白上仙和纯如上仙均在此列。”

刚刚灵气震荡剧烈,恐怕双方已经在九重天交上手了,阿莲的意思是目前外面不安全,还是小心些未免受到波及,熟料苏湘听完就要往外跑,被荆珣眼疾手快地扣住了手腕。

“你要去哪里?”荆珣脸色冷沉,周身气压极低,一边站着的阿莲不禁打了个寒颤。

苏湘道:“仙魔大战啊,我从来没见过,想去看看。”

那是你能看的吗!就你这飞都飞不稳当的仙力去了能做什么,给对方送人头吗?别人吹口气都能把给你刮散了,你竟然还妄想去观战?简直是蜉蝣撼树,不自量力!

但荆珣却不能这么说,知道她的脾气只能顺毛捋,于是强忍住怒气跟她好好解释道:“我们能力微末,去了只能添乱,你若真想有朝一日飞天遁地,斩妖除魔,现下就该潜心修炼才是。”

“你说得对。”苏湘飞扬的眉毛耷拉下来,恹恹道,“我去了只会碍手碍脚,什么忙都帮不上,我不会去的,你放手吧。”

荆珣松了口气,缓缓放手:“你明白便好,你……苏湘!”

趁着荆珣放松警惕的功夫,苏湘骤然抽身疾退,衣带飞扬,笑容明媚:“蜉蝣自有蜉蝣的用处,你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去去就回。”

言罢已不见了踪影,荆珣眉峰紧皱,脸色难看得吓人。

苏湘知道自己去了也不顶什么用,但她不亲眼看看就是不放心,广白也好,纯如也罢,一个是自己的好友,一个是荆珣的爱慕之人,这两人是万不能有任何闪失的,而且,还有她在梧溪宫的小姐妹。

九重天上,兵戈迸裂,术法相击,众仙跟入侵的魔族混战厮杀在一起,法器灵宝满天飞旋,就连自己胯下的坐骑也扑咬着往前冲,煞气滔滔,喊声震天,战况比苏湘想象中的还要激烈,一个挥手一声怒吼都可能让玉宇琼楼坍塌,江河湖海掀翻,她不敢贸然上前,在真正的强者面前,隐形术什么的根本不起作用,她小心翼翼地避开波峰,到处寻找广白和纯如的下落,顺手砍翻了几个小魔。

但奈何苏湘的术法实在低微,稍大点的震荡都能把她震开,疾风如刃这句话绝对不是形容词,各种真气凝聚成无数把风刀,稍有躲闪不及便会皮开肉绽,她伸手摸了一把自己黏腻的后肩,触手鲜红,顿觉不妙,但是就这么走,又有些不甘心。

“系统,你能让我的血别再流了吗?”苏湘问。

系统无情地回答:“不能。”

“那游戏任务还没完成,我应该不会轻易死去吧?”

“呵呵。”

苏湘深吸一口气,算了,我不生气。

广白和纯如没找到,倒是让她发现了晚晴,晚晴正抱着脑袋惊恐地往后退去,她身前有个青面獠牙的小魔,狞笑着亮出了刀锋,刀锋陡然斜劈而下,晚晴尖叫一声闭上了眼。

但是料想中的剧痛迟迟没有来到,晚晴微微睁眼,看着身前的小魔还维持着举刀的姿势,缓缓地跌在地上,背后露出一个飒飒而立的身影,她的眸子猛地一亮,欣喜道:“阿湘!”

“晚晴,你怎么在这里?”苏湘上下打量了她一眼,见她并没有受什么伤,这才放下心来,“梧溪宫被破了吗?”

“没有,是我自己跑出来的。”晚晴的神情有些焦急,“有件事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啊,小心!”

苏湘只觉得耳边一阵刀锋刮过,还没来得及反应,腰间就被一双手猛地往后一带,刀锋落了空,额前有几缕发丝悠悠飘落,偷袭的小魔被身后的人一掌击溃。

“阿湘,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声音朗朗,带着点叹息带着点无奈,苏湘一回头,眉眼立刻就弯了起来,“广白。”

晚晴却在看见广白出现时吓了一大跳,脸都有些白了,苏湘关切道:“晚晴你有没有事?刚刚你要说什么?”

“没。”晚晴瑟缩了下,垂头看着自己的脚尖,“没说什么。”

广白淡淡地瞥了她一眼,伸手在苏湘背后掠过,原本出血不止的伤口登时好了大半,他抬手想要拍拍她的脑袋,眸光落在她发髻上插的簪子上时顿了顿,眼帘半阖着,轻声道:“阿湘,你先回璟照宫吧。”

苏湘大马金刀地在他跟前一站,姿势利落地收拾了几个小魔,颇有几分得意地扭头看他:“不,我想跟你们并肩作战。”

广白唇角浅勾,定定地看了她一眼,也不说什么,视线滑开往前看去,看着那人满脸焦急又怒又慌的样子,唇角笑意更盛,苏湘不明所以,扭回头顺着他的视线看去,这才发现荆珣不知何时也来了。

荆珣已经收起焦躁的情绪,冷眉冷眼地看着她,夹霜带雪地命令道:“过来。”

他们所在的地方有些偏离战争旋涡的中心,所受波及不大,零星跑过来送死的不过几个小魔,荆珣有些着急,她不会觉得自己收拾了几个微末的小丑就真的无所不能了吧,见她站在广白身边不动,脸色更加阴沉起来。

苏湘瞪眼,你就不能好好说话?再说我也没有那么差劲吧,我不会那么容易死的。

广白轻笑着拍了拍她的肩,彻底忽略落在自己手上的那道凶狠灼热的视线,温声道:“去吧,你还得把晚晴好好送回去呢。”

差点把晚晴忘了……苏湘认命地拉着晚晴朝那个冷冰冰的大黑脸走去,刚走出几步,广白忽然又在背后喊了她一声:“阿湘。”

“嗯?”苏湘回头看他,广白深深地看着她,眼神复杂难辨,她刚要问怎么了,脑后一阵阴风袭来,眼前一黑,蓦地栽倒了下去。

荆珣冷着脸收掌,接住苏湘倒下的身子,手臂从她的膝弯下穿过,打横抱起,丝毫不理会愕然呆愣的另外两人,只漠然地朝晚晴说了句“跟上”,便纵身飞掠,绕过厮杀的旋涡朝七重天飞去。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