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穿越  >  单身狗拯救计划  >  4、我们可以做个交易

4、我们可以做个交易

3041 2017-10-19 20:01:00

“我身上又没毒,怎么会毒死谁?”苏湘简直墨名棋妙,这人变脸比翻书还快,她想起自己脸上吓人的大水泡,以为是又丑到他了,忙扯了面纱去戴,却被他隔着衣袖一把攥住了腕子,俯身仔细看着她的脸上的水泡,眉头拧得死紧,“怎么好像更严重了些,是不是遮了面纱给捂的,以后这东西不准带了。”

他抿了抿薄唇,又问:“你真的不疼吗?”

荆珣跟苏湘的脸凑得极近,他说话时呼出的气息都被苏湘吸进了肺腑,心陡然快速地跳了起来,一下一下撞击着自己的胸口,她不敢出声,对方艳丽无双的脸霸道地占据了自己的整个视野,将他脸上连自己都没察觉的紧张和心疼,一刀一刀地刻进了骨子里,没有前因,没有后果,就在这一刹那,着了魔。

没有听到苏湘的回答,荆珣疑惑地抬眼去看,就对上了盯着自己痴痴不放的一双眼,他先是一怔,他向来最是讨厌别人这样盯着自己看的,但此刻却有股陌生的喜悦和悸动铺天盖地地涌了上来,轻而易举地攫住了他的心房,生平头一次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握住她腕子的手指都变得僵硬了,但紧接着,他却一把甩开了对方的手,下意识地脱口而出:“我是不会喜欢你的。”

于是入了魔的人陡然清醒过来,什么紧张和心疼,果然都是幻觉。

苏湘在脑海里捧着心脏哭唧唧地找系统告状:“我都为他当牛做马了,他还是不喜欢我,看来在这个世界里他的真命天女另有其人啊。”

“呵呵。”

苏湘有点提不起精神跟系统斗嘴了,她有那么一瞬间的确是对荆珣动心了,被这么直白地拒绝,即使知道这是游戏,心里也还是有些难过的,因为周围的一切,都真实的可怕。

荆珣刚说完那句话就后悔了,他这辈子唯一用过心的事情就是修炼,因此对这种突如其来的陌生感情很是茫然,心里乱成一团,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有些见不得对方脸上的难过和沮丧:“其实,我……”

话未说完,苏湘脸上的沮丧已经一扫而光,像是想通了什么似的,她笑眯眯地看着他:“你不喜欢我也没关系啊,我就是想帮你把身上的毒性控制住,免得你将来有了心上人,也是只能看不能碰,那多可怜。”

苏湘的确是这么想的,不把荆珣身上的毒性控制住,他脱个屁单啊,单身狗一辈子妥妥的,没有哪个女人愿意跟他接个吻都得冒着被毁容的风险吧。

荆珣看着苏湘没说话,薄唇抿成一条锋利的线,唇角往下压着,似乎有些很不高兴的样子。刚被伤过心的苏湘也懒得搭理了,提着篮子,第一次没等荆珣离开就先走了。

第二天天不亮,苏湘就去了茶田,震惊地发现荆珣茶田里新长出来的茶叶都被人摘光了,略一打听,才知道是被荆珣都收了去,她又有点不舒服了,对方这是连让她献殷勤的机会都不给了?

半路上遇到了七重天下来催茶的仙人,她心里疑惑,莫非是荆珣的茶叶还没有送到?口上却从善如流地应道:“新茶还要摊开晒一晒,去除了茶叶里过重的水汽和掺杂的青草味才好。”

打发走了催茶的仙人,苏湘想了想,直接转身去了荆珣的璟照宫,与住了二十多个小仙人的梧溪宫不同,璟照宫规模虽然小些,气势也没有太恢弘,但胜在别致清幽 ,一路从抄手游廊走过,景色步步不同,一草一木都盈满了充沛的灵气,就连雕刻在廊柱檐角的祥云飞鹤,都似乎带着股鲜活的生命力,给人一种即将破壁腾飞的错觉。

苏湘到的时候,荆珣正坐在湖心亭的案桌前弹琴,湖心亭四面环水,仙气缭绕,琴音自剔透的指尖溢出,像一条无形的游龙,蜿蜒穿过缥缈的仙气,裹挟着微凉的水汽,轻轻浅浅地向四面八方拂风而来,澄澈碧蓝的湖水里有锦鲤鱼跃而出,一条接着一条,金色的尾巴弯出一道道好看的弧儿,湖面上水花点点。

苏湘打眼四顾,轻舟遍寻不见,她提了提气,足尖轻点,身形蓦然而起,整个人轻飘飘的像是一根羽毛,落叶飞花般地自湖面上翩然滑过,这对苏湘来说,技艺堪称精妙绝伦,过程简直完美。

但是荆珣却依旧不急不徐地拨弄着琴弦,眼皮都不抬一下地道:“你是恐高吗,飞的这般低。”

苏湘气极,这人就不会对她说一句好听的话。

转眼瞥到琴案上幽香阵阵的热茶,她顿了一下,忙提着裙摆三步并作一步地飞奔了过去:“这是什么?”

“这才隔了一天没见,就不认识了?”荆珣掀起一片眼角睨她,“你脸上的水泡怎么还是这么大?”

“谁让你喝的?!”苏湘顾不上脸上的水泡是大是小,一听说他喝的就是要往七重天送的新茶顿时瞪大了眼,一巴掌按在上下翻飞的琴弦上,湖心亭里立刻传来一阵几欲撕裂人耳膜的鬼曲狼调,半空中受惊的锦鲤“噗通”一声掉进水里,水花四溅。

荆珣倒是面不改色,挑眉斜了她一眼,等着嗡嗡乱颤的琴弦终于在她的纤纤辣手下颤抖着放弃了挣扎,这才不冷不热地开口道,“我自己茶田里长出来的,为什么不能喝?”

“因为……”苏湘一时语竭,给七重天送新茶的差事是落在了她头上,原本就与荆珣无关,她忙着给荆珣料理茶田,自己的那块地已经不知道长成了什么鬼样子,重新打理肯定是来不及了,她气势弱了下来,但还是不甘心地问,“每个叶片都是我精心栽种出来的呢,你就不能送我些?”

“不能。”

荆珣回答地太干脆,利落地几乎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苏湘有些失望,哼哼唧唧地跟系统表达着自己的想法:“没想到他是这样的男主角!”

“就是!”系统说,“太无情了!”

“那你能不能补贴我点灵石,我先去别的小仙人那里买点新茶回来应付百花宴。”

“不能。”系统无情地拒绝了,自己把脸打得啪啪响,“我可是个有原则的系统。”

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她能有什么办法?苏湘拖着沉重的步子一步一挪地往外走,走到湖心亭边缘的白玉石阶时,背后的人忽然幽幽道:“不能送,但是可以做个交易。”

苏湘蓦地回头,荆珣正一手执着茶盏,略微侧着头,修眉俊目地看着她笑,荆珣有很多的笑,冷笑,嗤笑,嘲笑,情绪未达眼底的笑,张狂而不羁,毫不掩饰,但很少像现在这样,笑意自眼底星星点点地泛起,像是刚刚捉弄了别人的孩子般,窃喜中包裹着小心翼翼地试探和期待。

因此苏湘虽然潜意识里知道这是个圈套,但还是情不自禁地问出了口:“什么交易?”

“做我的贴身小侍女。”荆珣慢慢地呷了一口茶,道:“以三月为期。”

对于荆珣提出的交易,苏湘几乎没做什么思考就答应了,她原本就是为了接近荆珣而整天献殷勤,现在不过是换了种献殷勤的方式,可以每天不分时间地点地接近他,对她的任务进程似乎更加有利了,何乐而不为。

苏湘从梧溪宫搬出来的时候,晚晴拉着她的胳膊不撒手:“他也不过是个小仙人罢了,怎么就让你去侍候了呢……你都被他毒成这个样子了,怎么就不能长点儿记性呢……唉,难不成他璟照宫每月给的灵石比上面几重天还多,明明让你去上面找几份差事你都不肯的……”

苏湘嗯嗯啊啊的应着,根本不敢提自己是去免费当义工的事实。好不容易安慰好了晚晴,她立刻将少得可怜的家当打包丢进储物袋里,默念几句仙诀,储物袋“咻”地化作戒指般大小,被她纳入怀中,然后急急忙忙地朝璟照宫奔去。

璟照宫门前站着一位貌美的仙子,淡紫色摇曳长裙,灵线滚边,风过如水波潋滟,暗香浮动,低眉垂目间无限娇羞,这仙子有些眼熟,似乎就是上次苏湘从石峰上随着飞流坠下来之前,隐约窥见的那名仙子,怎么又来找荆珣了?这孤男寡女的……苏湘躲在璟照宫的拐角处,猫腰弓着身子,只恨不得耳朵能长得再长点。

荆珣就站在那仙子的对面,神色冷漠而疏离,也不知说了些什么,那貌美的仙子忽然脸色一白,眼角顿时泛起了几层湿意,又勉强说笑了几句,便转身黯然神伤地离开了,路过拐角的时候猝不及防地撞上了像只壁虎似的贴在墙上的苏湘,刚要不由分说地抬手一巴掌甩过去,陡然看见她脸上透明肿大的水泡,吓得惨叫一声,脸都青了,手掌在半空中硬生生转了个弯,双手捂着脸颊疾退数丈。

“你,你是谁!在这里鬼鬼祟祟地做什么?”仙女疾声厉色,有些失了仙家风范地吼道,“站住,不准靠近我!”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