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穿越  >  单身狗拯救计划  >  17、调戏

17、调戏

3184 2017-11-27 20:02:00

苏湘紧随其后,瞥了地上的两人一眼,看见殷红的血液从他们的七窍中蜿蜒流出,吓了一跳:“你杀了他们?”

“不然呢?”荆珣俯身取走了那两只小魔的身份牌,然后手一挥,地上便连一点痕迹也不见了。

相比于被杀的那两只小魔,苏湘真心觉得荆珣才更像个魔,哪个神仙能这么杀人不眨眼的?好吧,虽然他杀的并不是人。

但显然苏湘不可能这么说,她看着荆珣动作自然地将其中一个身份牌别在自己腰间,他低垂着眉眼,连眼角那只杀气腾腾的大蝎子都似乎温柔了起来,她忍不住伸手摸了下:“你好像又厉害了很多,刚刚都没见你怎么动手。”

“若是整天像你这么好吃懒做的,自然不可能进步。”荆珣冷哼了一声:“他们是中了我的荆蝶花之毒。”

苏湘已经习惯了荆珣的狗脾气,也能听出他话里的得意,知道他这是对自己的夸赞很受用,不由得笑了笑,露出几颗尖尖的小牙:“你已经能随意控制荆蝶花之毒了吗?没想到被你运用之后的毒性比之前更烈了许多。”

荆珣盯着她那几颗尖尖的小牙,耳根莫名的红了一下,不自然道:“一会儿见了别的小魔小妖,不许这么笑。”

说着不等苏湘反驳,飞快地低声提醒道:“有人来了。”

不远处出现了几道人影,于是苏湘闭上了原本要张开的嘴巴,她跟在荆珣身后,晃着尾巴正大光明地继续往前走去,那几个小魔喝得醉醺醺的,衣衫凌乱地缠在腰间,高声呵笑交谈着,一摇三晃地迎面走来。

也不知是他们有意显示着自己的原型,还是喝多了魔力无法自控的缘故,他们大都跟苏湘一样,露出了半人半魔的样子,有的头顶长角,有的獠牙歪突,要多丑陋狰狞,有多丑陋狰狞。

与荆珣擦肩而过的时候,荆珣脚步不停,视若无睹,那几个小魔都有一瞬间的瑟缩,谈笑喧闹声陡然一滞,带着些本能的对强者的畏惧姿态,然而转眼又看到了跟在荆珣身后的苏湘,不知是哪个小魔突然出声调戏道:“嗨,小妞儿……”

荆珣顿住脚,眼底冷光斜扫而过,趴在他眼角的黑蝎子像是活了过来般,杀气肆溢,那小魔登时酒醒了大半,一时噤若寒蝉,忘了自己要说些什么,被旁边的同伴扯着衣裳往后连退了几步,荆珣微微侧头盯了苏湘一眼,见对方快走几步,一副紧跟着自己的乖巧模样,这才又迈出了步子。

直到他们走得远了,那个小魔才大大地呼出一口气,拍着胸脯道:“我的妈呀,那人是谁,那眼神真是太恐怖了,我还以为会被他杀死呢!”

“谁让你惦记人家的美人儿呢,早跟你说了找人玩也要把眼睛擦亮点。”同伴道,“不过这两人是看着有些眼生。”

“走啦走啦,管他呢,我们不认识的人多着呢。”又一同伴不耐烦道,“听说翼凌君还没撬开那个上仙的嘴,心里正烦着呢,我们可别再在这个时候找麻烦……”

苏湘跟着荆珣一路大摇大摆地穿街走巷,荆珣刻意收敛了些身上的煞气,但他散发出来的魔性就像是天生骨子里带出来的,因此遇见的魔头们也都不疑有他。

两人来到魔城的一处地下宫殿,殿内似乎正在举行某种宴会,大魔小鬼的都扭着腰胯碰撞在一起,手里的酒杯因激烈的动作溢出酒液,四散飞溅,有的纵情高歌,衣衫半遮半露,只有极少数的还算矜持,但也大多来者不拒,整个地宫内喧声鼎沸,群魔乱舞,搞得乌烟瘴气。

荆珣心里不快,但面上并不显露,随意找了张空闲桌子,将衣袍一撩,抬脚将长凳一踢,长凳直立而起,原本堆在上面的衣裳饰品等杂物哗啦啦落了一地,然后又单脚足尖一勾,长凳无声地落回原处,这才面无表情地坐了下去。

苏湘配合他演戏,立马摇着尾巴端茶倒酒的,眉眼一斜一飞,鲜红的舌尖轻轻舔了下自己尖尖的小牙,媚态尽显,她一步一挪,手中酒杯轻晃,杯中美酒半洒,从玉白的指尖蜿蜒滴落,她一手捏着酒杯凑到荆珣唇边,另一只手搭在他的肩上,轻点慢揉。

荆珣只觉得一股火腾地从下腹窜起,也不知是真的把持不住不管不顾了,还是演技精湛出神入化,他猛地一把将人捞到怀里,让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颇有几分急色地去吻她的双唇,双手在她身上不停地游走,几乎要忍不住撕碎她的衣衫,当场要了她。

然而荆珣没舍得真撕碎了她的衣衫,苏湘却毫不客气,柔弱无骨的小手抚上荆珣的喉结,他的喉结轻轻滑动了下,然后她顺势往下,灵活的手指一勾一挑,便将他的黑袍剥落,里面的衣衫也解开了大半,露出胸前大片劲瘦结实的胸膛,她耳尖的听见周围不住的吞咽声,知道这事算是成了。

苏湘也算是豁出去了,这事搁在现代也是太“不要脸”,何况自己现在还有层“仙女”的身份,她抬眼看了看荆珣愣怔的表情和僵硬的肌肉,也知道对方是真吓到了,她趴在他耳边嘻嘻轻笑,荆珣咬牙,耳尖微红,手上趁别人不注意,不轻不重的在她屁股上拍了一下:“真是放肆,倘若不知道你是个正儿八经的仙人,倒真以为你是个妖精了。”

不过饶是在魔域,苏湘的举止行为也算得上是大胆了,不过这却恰好迎合了魔族人的口味,越是这样肆无忌惮的,越是受大家欢迎。

苏湘和荆珣的容貌原本就极为出色,现下这一番动作下来,更是招人惦记了,周围已经围了不少妖妖魔魔,苏湘的手还搁在荆珣肩头呢,就有个羊角魔猥琐笑着走上前,顺手就要往苏湘手上摸,有荆珣在,他怎么可能得逞,众魔只看见荆珣肩头上陡然冒出一团黑雾,也不见有什么动作,然后羊角魔就像被宰的猪一样嚎叫起来。

羊角魔的惨叫让其他妄图上前的人收住了脚,有人“哎呦”了一声,咯咯地笑了起来:“没看见人家正打得火热么,不长眼色的东西,活该。”

说话的是个妖娆妩媚的女魔,按照人类的外表来看,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长相妖艳俊美,穿的倒还算规矩,一袭紧身黑衣,腰间的红绸上系着一枚小铃铛,她笑得花枝乱颤,银铃随之叮咚作响,轻轻脆脆的,倒也不是太让人生厌,她在这群人里像是地位不低,她说话时,旁人都附和着嬉笑,也有不少男人一直在偷瞄她,眼神在她玲珑身段上来回打量,但真正敢上前调戏的,没有,可见手段不低,不像外表那么好说话的样子。

苏湘装出一副柔弱无害的模样,两只毛茸茸的耳朵弹了弹,一只立着,一只贴在脑袋上,捏着自己的手指头小声叫了句:“姐姐。”

“呦,瞧这小脸俊的,我这娑罗宫什么时候进了这么可爱的小美人儿了?”

那女魔笑眯眯的,话却是质问了,苏湘忙不迭从荆珣身上站起来,送出自己和荆珣的身份牌:“我叫苏苏,他是墨蝎,我们都是刚进魔域的新人,不懂这里规矩,今日瞧见这地宫热闹,便偷着溜了进来,请姐姐饶命。”

虽然不比上界等级森严,但是魔域里各宫各殿也是有差别的,有些地方非是人人可入,那女魔打眼扫了下身份牌,身份牌做不得假,的确是新进魔域的小魔,疑虑打消,她也没去接那个身份牌,嘻嘻笑道:“说得什么话,我看你们两个顺眼,就留在这里玩吧。”

“夜魅,这,不合适吧,我们娑罗宫哪里是什么人都能……”

说话的黑脸男被夜魅笑眯眯地一扫,登时住了话头,因为脸太黑,苏湘看不出他脸上是不是泛了红,但神态却暧昧起来,朝夜魅走近几步就要去挽她的细腰,被夜魅一巴掌拍开,她顺势在荆珣身边的长凳上坐下来,媚眼如丝地眨了眨:“墨蝎,来喝酒?”

“喝酒,喝酒!”

旁边立刻有小魔起哄,递过来一整坛烈酒,荆珣也不废话,单手一抓,酒坛高举,仰头就灌,荆珣的脖颈弯出一段好看的弧儿,胸前衣襟半敞,哪里还有平日的半分仙气,却自带另一种无敌的诱惑,性感的要命。末了他将酒坛倒置,竟是半滴不剩,他随手将酒坛往旁处一撂,摔了个稀巴烂,众魔欢呼。

“好!我就喜欢你这性格!”夜魅嘻嘻一笑,也二话不说举坛畅饮,间或朝荆珣频送眉眼,“当然,还有你这副皮囊。”

荆珣朝她勾唇一笑,夜魅登时一怔,冷不防被呛了一口烈酒,低声咳嗽起来,咳得脸颊绯红,跳舞的脚下一顿,被绊了个四脚朝天,鼻血溢流,周围噼里啪啦地状况百出,苏湘在别人看不见的角度里,用手指戳了一把荆珣的腰眼,心里大赞干得漂亮,真真是一笑倾城,祸国殃民了。

但荆珣却意会错误,以为她在怪自己“招蜂引蝶”,一边心里暗道果然小气,一边美滋滋地把大敞的衣裳收了收。

那黑脸男狠狠地瞪了荆珣一眼,后者视若无睹,继续扭着头跟苏湘调|情,一时间娑罗宫内敲锣打鼓,又吼又跳,气氛被推至了高|潮,而经过这糜乱的一夜,苏湘和荆珣成功地打入了魔域内部。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