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穿越  >  单身狗拯救计划  >  19、营救

19、营救

3118 2017-12-03 20:04:01

荆珣能猜到总归不是什么好下场,但也没想到会是那样残酷血腥。

被抓住的仙人,会被绑缚在捆仙柱上,捆仙柱表面上刻满了密密麻麻的咒文,被绑缚在上面的仙人要遭受万蚁蚀骨之苦,仙力全消,再被处以极刑时,还要以儆效尤,让所有魔族中人都看到被惩罚者的惨像,有一定身份地位的魔族,甚至可以用任何自己想要的方式,去施虐和凌辱,冰坛之下所有人欢呼嬉笑,仿佛在看一场好玩的游戏。

荆珣不知道广白之前到底遭受了些什么,但是此刻的广白跟印象中白衣缥缈,仙气四溢的风骨截然不同,他衣衫尽碎,血迹斑斑,发鬓凌乱地贴在枯黄干瘦的脸上,头无力地低垂着,不辨容颜。

即使素来不和,此刻的荆珣也感受到了强大的愤怒,一股杀意在胸口翻腾不休,他想,若是苏湘在此,恐怕早就不管不顾地杀出去了吧。但是他不能,不但不能,还得跟身边其他的魔族一样,唇角眼神里都要流露出轻蔑不屑的样子。

“好玩吗?”夜魅舔了舔自己的红唇,歪头看着荆珣,一脸天真无邪的样子,似乎真的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一样,“等有一天你足够强,也能够像翼凌君一样,亲手捉几个上仙回来玩玩,据说这个人曾是极品呢,啧啧,可惜了,还没有尝过他的味道。”

荆珣迎着她的目光,恰到好处地露出一丝疑惑:“这个仙人,是冒犯了翼凌君吗?”

“冒犯?不,他只是没有用了而已。”夜魅笑,“你知道吗,翼凌君嫌他嘴硬,便直接割掉了他的舌头。”

“可是……那些自命不凡的仙人们,都不来营救他吗?”荆珣额角的黑蝎子似乎动了动,像是溢出一股子杀气来,他冷冷地挑起一边的唇角,“我还在期待着,能再好好打上一场呢。”

“哈哈哈,有志气。”这话取悦了夜魅,她附耳嘤咛一笑,“没有人会来救他的,你懂?”

荆珣眉尖一跳,不动声色地试探道:“因为那上面有我们的人,他们会替我们摆平这一切,让这个仙人的失踪,变得无声无息。”

夜魅没再说话,但是看着她的眼神里却是赞赏和肯定的,荆珣表面平静,心头已经狂跳起来,缩在宽大衣袍里的手指不由得紧了紧,是了,当初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几乎所有矛头都指向了广白,让众人误以为广白跟魔族勾结。

但如果不是广白,那就说明,勾结的还另有其人,而且那人的身份地位绝不会低,更有甚至,是连广白都不曾防备的亲近之人,因此才会得知广白那么多的秘密,布局地巧妙精细,那个人……

一个名字几乎脱口而出,他攥在手里的指甲直接刺破了掌心,但他却感觉不到疼,心中只有一个念头,糟了,苏湘这次回去,危险!

台上台下一片嘈杂,几个小魔叫嚣着要去教训那个仙人,荆珣看不清也听不清,身体开始微微发颤,身旁的夜魅似乎察觉了什么,刚要说话,殿门口突然传来一阵不小的涌动,有人跌跌撞撞地跑了进来。

“不好了不好了,前,前殿着火啦!”

事实上不止前殿,周围好几处都被荆珣提前布了火种,一旦时机到,风起火涌,瞬间就能将人吞噬,殿内果然顿时骚动起来,不少人争抢着往外逃命。

“怎么回事?!”翼凌君高喝一声,桃花眼像抹了一层寒冰,凉意渗骨,左耳的耳钉上迸射出无情的杀意,“查清楚原因没有?”

“不,不像是寻常失火。”那人惊慌道,“宫主,是九重天上那些个仙人特用的真火,他们,他们来报仇了!”

哪里都不乏英雄好汉,哪里也都有贪生怕死之辈,魔域也不例外。

除了几个高层真正关心大局之外,其他的此刻更多的还是先逃命再说,至于是仙界攻打来了,还是仅仅有人混入了魔域,那些都没有自己的命重要,几乎所有人都奔向了那个仅有的出口。

有内奸,夜魅听闻后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去看身侧的墨蝎,但是后者突然抬头,猝不及防地悍然出掌!

荆珣原本没打算这个时候暴露,他只想趁乱拖延时间,为广白再多争取点机会,他并没有高尚到要为广白把自己折进去的地步,不是值不值,而是没用。

但是现在动作已经抢先大脑反应一步,他的心的确是等不及了,他要走,他要回去阻止苏湘。

此时的苏湘用上了平生最快的速度往五重天飞去,只恨不得背上再多长出几对翅膀来才好。一路疾行至纯如的仙宫外,却不料吃了个闭门羹,听守门的小侍说是因为之前纯如跟荆珣闹了个不欢而散,因此连带着连苏湘也不愿相见了。

“竟然有这回事?”苏湘惊讶且焦急,扒拉着那人的手臂就要往里闯,“不是,我这次真的有要紧事,你让我进去。”

那人将苏湘狠狠一推,摇摇头,一副不讲情面的样子:“那可不成。”

“人命关天的大事!”苏想道,“要不这样,我在这里等着,你进去通报,就说……就说我们知道广白的下落了。”

那人犹豫了下:“那你在这里等着。”

苏湘忙连连点头,那人将门一关,进去通报了。

苏湘松了口气,正想着一会儿要如何长话短说,突然听到有人远远地喊了自己一声,她回头,就看见阿莲一副心急火燎的样子往这里跑:“阿湘姐姐!”

苏湘一怔:“阿莲,你怎么来了?”

“快,快跟我走。”阿莲喘得上气不接下气,见苏湘还在发愣,也顾不得尊卑,一把扯了苏湘的腕子就要走,“具体的我不清楚,但我是主子一手所造,关键时刻能感受到他的心绪波动,这里情况危险……”

阿莲的话尚未说完,门吱呀一声打开,纯如一袭淡紫色拽地长裳,娉婷玉立地出现在门内,她淡笑着看向苏湘二人:“阿湘来了。”

“纯如姐姐。”苏湘心念电转,到口的话一个急刹车变成了,“姐姐是在休息么,真是叨扰了,我改日再来……”

“无碍。”纯如迈着盈盈的步子走出来,若有似无地瞥了眼苏湘身后垂首而立的阿莲,也不知刚刚的话究竟听去了没有,她笑道,“听宫内的人说,阿湘可是打探到广白的下落了?”

“是听到了些。”苏湘叹了口气,蹙眉忧愤道,“传闻说他当真成了魔族的走狗呢,亏我还一直将他当好朋友,为了他跟我们家主子都闹翻了,你说可不可气?”

“原来是这样。”纯如淡淡道,“传言也未必就是真的,一切还得等广白回来再说。”

“纯如姐姐说的是呢,啊,对啦,刚刚阿莲跟我说,家里养的花快要死掉了,我得回去看看才行,改日再来看望姐姐。”苏湘说着,脚底即刻打了个旋儿就转身要走,刚迈出一步,七彩绫罗咻的一声破空而来,呼啦一下子缠上了苏湘的脚腕,纯如道,“岂有过门而不入的道理呢,传出去,还是我纯如待客不周了。”

嘴上的话说得轻巧漂亮,手上动作却半点不落,一拉一拽,苏湘就被逼迫着往前跌去,她咬牙,没想到纯如这就要撕破脸了。也是,既然已经被起疑,放自己走对她没有半点好处。

“阿湘姐姐小心。”阿莲起身助阵,却奈何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傀儡人罢了,被纯如轻轻一甩袖子,就惊呼一声现了原形,骨碌碌滚到一边去了,苏湘顺势就地一滚,从短靴里抽刀而出,锋锐的利刃划过七彩绫罗,迸裂开来。

苏湘知道逃不脱,反而欺身而上,仗着轻身功夫好,拼劲全力与纯如周旋起来,在不起眼的角落里,傀儡人阿莲,已经在她的掩护下悄无声息地离开了。

一仆一主倒是配合默契,苏湘拖住纯如的视线,阿莲趁其不备逃脱后立即给璟照宫众人发出了讯号,包括晚晴在内的所有人立刻分头行动起来。

当初天帝为了调查广白失踪的事情,也派了不少上仙前来查询,虽然最终渐渐撤去,但关键时刻要找上一个两个的,倒不是太难的事,他们只放出了一个消息:纯如是魔族的细作,无论真假,这都已经够了,天帝容不得任何可疑之人,就算单单是牵制,也给他们创造了生机。

其实就算不放出那个消息,两个仙人在五重天大打出手,也是严重违反天规的事,怪只怪纯如低估了苏湘的战斗力,当初杀死思柔一个上仙都没费太多力气,如今一个小小的低等下仙,她其实向来都没放进眼里,而很多人的失败,就是源于轻视了对手。

苏湘并不与纯如真打,她只是在尽力拖延时间,等到阿莲晚晴带人赶到的时候,她已经是精疲力竭了,衣衫碎裂,半条手臂赤裸着,头发半散,唇角青紫交加,整个人狼狈不堪,但唯有一双眼睛却明亮|逼人得很,挺下来,那就是胜了。

看到天帝的人马到来,纯如整个人身形一僵,脸色陡变,苏湘被她的掌风扫到地上,她用手肘撑着地面,吐出一口血水,却抬头看着纯如惊惶的眼,缓缓地笑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