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穿越  >  单身狗拯救计划  >  9、吃了这不可貌相的药丸,是真的药丸啊

9、吃了这不可貌相的药丸,是真的药丸啊

3050 2017-11-03 20:05:03

“看什么这么好笑呢?”纯如也凑上前来看。

苏湘脸上顿时一窘,没办法,一个铅笔字都写不好的人,你让她来写毛笔字,实在是太难为人了,她窘迫地抠了抠自己手上快要结痂的毒泡,荆珣的眉头顿时拧了起来,刚要凶她一番,广白已经握住了她的腕子,语气里颇有几分无奈:“你怎么又这样了?能不能有哪次见你是完好的?”

荆珣脸上平静,但收在广袖中无人看见的拳头却紧紧地攥了起来。

苏湘看着自己的手,想起了正经事,以眼神示意广白,表示自己有话要说,广白明白她的小心思,扭头对那两人笑道:“纯如,你不是有话要对荆珣仙人说么?这璟照宫景致不错,我先让阿湘带着我去别处转转。”

说完还促狭地朝纯如眨了眨眼,顺便拽着苏湘的袖子走了,半点不像个正经的上仙,纯如无奈,广白说来璟照宫看望苏湘,她便也借口找荆珣有事跟了来,哪里是真的有话要说呢,不过是想多跟他相处片刻罢了,但对方总是不着痕迹地躲开她。

脑中乱七八糟地想着,脚底被冷不防绊了下,身子往前一倾,腰间被人迅速一带,稳住了身形,她低头去看,身旁的人已经收回了手臂,荆珣淡淡地道:“小心些。”

纯如看着他艳丽逼人的五官,不知怎么,脸上突然一红,低声道谢,荆珣暗自蹙了蹙眉头,没再多说什么。

这边广白扯走了苏湘,饶有兴味地看着她鬼鬼祟祟地往外掏东西:“你要对我说什么?是有东西要送我吗?”

广白除了在不说话的时候模样看起来像个神仙外,其他时候跟苏湘也没太大区别,苏湘自动将他划入了跟自己是同类人的范畴,相处起来也是自在得很,闻言哼了哼:“我是真正穷得两袖清风了,哪里有东西可送给你,你送给我还差不多。”

苏湘说着从怀里掏出个玉瓶给他看,广白打趣:“你从我洢水宫顺走的东西还少么,这玉瓶我便看着有几分眼熟。”

苏湘装作没听见,继续道:“这是我根据上次咱们俩讨论过后,新研制出来的药,你看看。”

“克制荆蝶花之毒的?”广白垂着眼接过去,玉瓶在指尖转了几圈把玩着,漫不经心地道,“为了他,你一直拿自己来试药?还说不是喜欢他啊……”

“谁说我不喜欢他了,是他不喜欢我啊。”苏湘忽略心底的不适,说得理直气壮,“你不喜欢纯如上仙吧,那我可要横刀夺爱了哈。”

广白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住:“横……那什么,你要夺什么?”

“当然是帮我主子夺纯如上仙啊。”苏湘连连催他,“哎,你倒是快帮我看看这药啊,脸红什么?”

“……哦。”

跟广白讨论一番后,苏湘又经过几天的加工改良,在她孜孜不倦的努力下,还真让她鼓捣成了几颗药丸,只不过这药丸并不是直接医治中毒者,而是能帮荆珣本人控制住这种毒性,不会在非出自本意的情况下肆意毒伤他人。

苏湘对此是很有自信的,但荆珣的眼神却充满了赤裸裸的怀疑,他垂眼打量着苏湘捧在掌心里的那粒药丸,有她半个小拇指指甲盖那么大,形状说圆不圆,说长不长,颜色似绿非绿,似蓝非蓝,哪哪儿都透着股诡异。

苏湘捧着药丸的手有些发酸,眼见荆珣一直垂着眼皮沉默不语,不由得有点心焦,一只手竖起三根细瘦纤长手指举在脑袋边,信誓旦旦道:“我对天发誓,这药丸不可貌相,你千万不要小觑,药效惊天地泣鬼神得好。”

“你就在这天上,还要对谁发誓?”荆珣掀了掀眼皮子,终于伸手将药丸取了过来,但是却并不服下,只在指尖捻了捻,其实这颗药丸的用药成分他都看过,没有什么伤身的草药,相反还有不少补药,吃了即使不能助他克制毒性,也能强身健体吧,但他就不想这么容易称了她的意:“你若是肯把这心思分一半放到修行上,也能让我省心些……”

“主子放心,等你这事儿一了,我就专心修炼心法,绝不会出门给主子丢脸。”苏湘见他动摇,立刻狗腿地端茶倒水,哄孩子似的在自己唇边吹了吹,这才又凑到荆珣唇边,“不烫了,主子快服下吧。”

荆珣有些无力地抚了抚额,终是抵不过她的胡搅蛮缠,就着她的手将药服下了。

他并不是嫌弃苏湘技不如人给他丢脸,而是自己的修为马上就要突破一个阶段,飞离九重天了,他当然可以以主仆的名义将她一起带走,但……他并不想让她一直当他的佣仆。

况且,当初约定好的三月之期,也快到了。

想得越深,便越是有些心烦,烦自己分在这人身上的心思太多,也烦她本人总是没心没肺的样子,眉心不自觉地敛了起来。

一直盯着他仔细端详的苏湘立刻伸手在他额头上摸了一把,关切道:“是药效发挥了么?你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虽然我对这药挺自信的,但……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如果有什么事,你一定要说出来啊……”

苏湘看着手上又冒出来的红点点,语气一下子底气不足起来,这药显然没什么用啊,这不科学!

“没有不舒服,你别多想。”荆珣的眉心舒展开来,难得低声安慰她,“再说药效发挥也没有这么快,你耐心些。”

顿了顿,又状似不经意地提道:“三月之期过后,你有什么打算?”

苏湘怔了下,如果荆珣不提,她都要忘了这事,现在荆珣提起来,是想要打发她走了么?

苏湘捏了捏自己的手指头,她的打算就是跟在荆珣身边,帮他早日脱单,但这话如果说出来,荆珣不但不信,可能还会觉得她是别有居心,因此一时间沉默不语,荆珣眼角微抬,打量着她脸上晦暗不明的神色。

“如果没什么打算,就跟在我身边修炼吧。”荆珣又道,他脸上没什么表情,搭在椅子扶手上的手指却有些用力地收紧了,骨节分明。

“我不想修炼,我还有其他事要做。”苏湘想了想,还是决定说实话,“不过我还想跟在你身边,行么?”

苏湘弯下腰,双手撑在膝盖上,视线与荆珣平行相接,又小声问了一遍:“行么?”

荆珣的掌心里沁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身体上紧绷的线条骤然松了下来,然后又再次被拉紧,嗓子有些发干,心脏像被人轻轻地挠了一下,有点痒有点颤还有点不知所措,他想问,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但又怕知道是什么意思,最终只是木着脸,轻轻地点了点头,甚至就连这轻轻的一个点头,都显得万分难为情。

见自己不会被赶走,苏湘顿时松了口气,又见他脸上忽然泛起一层不正常的薄红,以为是服下的药丸出了什么岔子,抬手在他的脸颊上又摸了一把,微微蹙眉:“有点烫,你真的没觉得哪里不舒服?”

荆珣不自在地侧了侧脸,微微后仰靠在柔软舒适的椅背上,闭着眼状似不耐烦地挥挥手:“我想休息一下,你先出去吧。”

“你睡你的,我就在这里看着。”苏湘在这个时候怎么敢走?她搬了张凳子坐到荆珣对面,过一会儿就会用手去摸摸他的额头,然后她惊喜地发现,药效渐渐地发挥了作用,她碰触过的皮肤,冒出来的毒泡越来越少,直到最后,终于什么反应都没有了,就跟碰触了寻常人的身体一般,别无二致。

“竟然真的,成了?”苏湘有些不敢置信,还想再确认一下,她激动地站起身来,双手撑在躺椅的两个扶手上,微微俯身,直接用额头抵上了对方的额头。

荆珣猛地睁开眼,呼吸都断了一下,心脏因为跳得过快而微微有些痉挛,此时两个人四目相对,鼻尖相擦,只差那么一点点,就能够吻上对方的唇。

“那,那个,我就想试试你身上的毒性。”苏湘说得小心翼翼,温热的气息在两个人的鼻端萦绕缠绵着,周围的空气里都充满了暧昧的气息,苏湘觉得自己一定是傻了,竟然还在抵着他的额头,感受着对方渐渐升高的温度,可是,对方也没有要主动移开的意思,他似乎是弯了弯唇,也很小小声地问道,“试出来了么?”

“好,好像,毒性真的被克制住了。”荆珣呼出的气息落在她的唇上,带着盈盈笑意,带着淡淡的荆蝶花香,还带着抹少年人含羞带怯的点点温情,苏湘被激地抖了下,脑子有点晕,膝盖有些软。

下一瞬,唇角猝不及防地贴上了两片略微清凉的唇,她脑子嗡的一声,顿时空白一片,苏湘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耳边听那人闷笑一声,胸膛微微震颤着,紧接着腰身被一双有力的手臂揽住,他的头微微一低,双唇更加缠绵的贴了上来,他的舌尖抵开她的唇瓣,有些霸道,也有些急切地闯了进来。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