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穿越  >  单身狗拯救计划  >  20、叮——您的任务已失败

20、叮——您的任务已失败

2195 2017-12-06 20:01:00

直到纯如被人带走,押去审讯,苏湘还有种不真实感,纯如会是内奸?

原本苏湘也是要被带走,严加审问的,但是事态紧急,听闻苏湘简短的叙说之后,他们决定出兵魔族,一个人可能是内奸,但一群人,那就不太可能了,再加上这段时间他们重新进行了布局,与魔族的这一战,在所难免,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出奇制胜。

苏湘带着众天神闯进魔域的时候,魔族已经快翻了天。

当时荆珣冲动之下暴露了自己,索性趁着混乱大开了杀戒,魔宫内火焰滔天,惨叫连绵,荆蝶花之毒终于有了用武之地,四处肆意横行,毒气蔓延之处,尸横遍地,荆珣硬生生凭着一人之力,戳穿了魔域的大半边天。

跨越一地的断瓦残垣,碎肢断臂,苏湘在一片震天的愤杀声中,遥遥地看见了荆珣,他还穿着一身玄色的墨袍,但周身的魔性煞气却已然消退,他就像是她第一次见过的那样,挺拔而立,淡漠而疏离,明明美得让人惊艳,却自己浑然不知,仿佛周围的一切喧嚣,都与自己不相干,无情无欲无求。

“荆珣!”

苏湘蹦起来朝他使劲招手,荆珣手上还扶着昏迷不醒的广白,正不知在想些什么,闻声倏地回头,然后他停住了脚步,唇角缓缓地勾起了一个妖冶的笑容,他看见苏湘像只猫儿一样欢天喜地地向他奔来,内心里空荡的某处似乎一下子被什么填满了,他站在那里看她,只是笑。

“荆珣。”苏湘跑到近前,弯腰用双手撑住膝盖,大口地喘息着,然后仰头也对着荆珣笑,邀功一样,“我来的还及时吗?”

“嗯。”荆珣点头,“很快。”

荆珣又补充道:“你做得很好。”

第一次被这么夸,苏湘难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她直起腰,看着荆珣那副标致的模样,也不知想到了什么,脸颊突然一红,小声道:“荆珣,你……”

苏湘想问,你是不是喜欢我。

但又觉得场合不对,话到嘴边就变成了:“荆珣,你没事吧?”

“没事。”荆珣淡淡地道,“你把广白接过去,我手累。”

“是是是。”苏湘讪笑,从善如流道,“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我们回去再说。”说着手脚飞快地接过了广白,荆珣趁她接手的功夫,飞快地在她额角落下一个轻吻,然后用手指摩挲了下她窘迫的眉眼,附耳道,“我对你做的那些,从来都不是幻觉。”

这这这,这是要干嘛?说情话也要分分场合的好不好?苏湘故作没听见,扶着广白快走了几步,这才惊觉广白的体重轻得有些吓人,她秀气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他怎么瘦成了这个样子,得赶紧……”

“砰——”

身后传来轰然倒塌的声音,苏湘眼底的羞赧之色还没来得及退尽,脚步却蓦地停在了原地。

饶是一人之力再悍勇再刚强,也终是独木难支,也终有力竭之时,当第一柄刀锋插进荆珣的肩头时,他就知道,一切都要结束了。

很奇怪的,他不疼,也并不惊恐,他只是忽然在想,如果苏湘回来见不到他,会不会哭?他答应了苏湘要保住广白的性命的,他不能食言了,他还想要再见苏湘一面的呢,就这么倒下了,他不甘心。

其实做神仙有什么好呢?万万年也不过弹指一瞬罢了,他从开蒙的那天起就一心在修炼,历经万般磨难飞升成仙,然后呢,然后他就遇见了苏湘,跟她在一起的日子不过须臾,却胜过了所有的有生之年,如此,却又似乎万万年也是不够的了。

在苏湘接过广白之后,他便再也站不住了,他看着她低眉浅笑,看着她飞霞满颊,看着她假装没听见地匆忙转身,然后在她渐行渐远地脚步声中,终于再也支撑不住,轰然倒地。

荆珣死的时候,唇角眉眼都是愉悦的笑意,可是荆珣到死,都是满满的不甘心,那个口是心非偷偷摸摸喜欢他的小丫头,那个好吃懒做无心修行的小丫头,他的阿湘啊,以后他不在了,她该怎么办呢?

也许广白会照顾好她的吧,也许吧,也许……

几乎是同时,消失了许久的系统声突兀地出现在了苏湘的大脑中:“叮——您的任务已失败,游戏即将结束。”

数秒之后,周围的景象潮水般退去,眼前光线闪烁,苏湘闭了闭眼,知道游戏已经结束,可是心底依旧是止不住的 悲意,她身处在冰冷的游戏舱中,这次的她没有立即睁开眼,而是忽然蹲下身子,用手捂住了脸,压抑不住地嚎啕大哭起来。

太惨了,苏湘想,真的是太惨了,荆珣这辈子最悲惨的事,就是遇见了她吧。

如果没有她,他就还是那个霁月风光,清傲孤拔的男子,如果她只是一个旁观者,她可能会打死那个叫“苏湘”的女人,明明就是喜欢他啊,为什么不说呢,为什么总是怀疑他对自己的感情呢,为什么要让他到死都是满满的遗憾和不甘心。

苏湘是真的没料到,荆珣会死。

她以为旁人谁都可能会死,但唯独有主角光环的人不会,她以为两个人没有互相表明心迹,游戏就一直不会结束,她承认,在系统消失的这段时间里,她早就忘记了这只是一场游戏,她贪恋着那份不可言说的暧昧与温情迟迟地不愿醒来。

不知哭了多久,一只手搭上苏湘的肩头,轻轻地拍了拍,苏湘霍然抬头:“荆珣……”

声音戛然而止。是了,现实中从来没有什么荆珣,即使眼前的男子与游戏中的荆珣眉眼中有明显的相似,那也不是他,这人只是她冷冰冰不近人情的大老板,她眼角还挂着泪珠,僵硬地打了个招呼:“谢总。”

谢安泽眉梢微蹙,递给她一条雪白的帕子:“哭什么,只不过是个游戏。”

这话苏湘一点都不赞同,游戏是假的,但是感情却是真的,然而老板的话还是少反驳为好,她泄愤似的狠狠抹了一把脸,将眼泪鼻涕都蹭在了帕子上,擦完才觉得这条帕子有些烫手,立马扔掉,这有些不妥,还回去,当然不可能就这样脏兮兮地还回去,揣兜里吧,身上没兜,只好那么不尴不尬地捏在手上。

“我,我洗完再还给你。”

“嗯。”谢安泽高冷地点头,“洗干净点。”

苏湘瞪大眼,这剧情不对啊,难道你不应该说送给我不要了吗?然后我就可以丢掉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