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灵异  >  装神弄诡  >  第七章 头盖骨

第七章 头盖骨

3062 2017-06-30 10:23:41

  没错,楚澜是我克星,是我宿敌。

  

  但我为人善良,跟她这种没良心的小骗子是不一样的,这别墅里我总觉得有点诡异不正常,我不能让楚澜自己在这。

  

  于是,我也留下了。

  

  但特别不巧,分给我的客房就是白天我听见小孩儿哭笑的那间。

  

  楚澜在隔壁。

  

  她之前跟我说晚上就正常睡觉就好了,因为她忽悠穆晓南的驱邪办法是梦境中灵魂出窍,痛殴恶鬼……

  

  我特么真佩服楚澜想象力啊。

  

  同时,更佩服穆晓南的智商。

  

  但回忆一下刚刚请仙之后她问我的问题……嗯,这是她智商的正常发挥,没毛病。

  

  可是到了晚上,我却睡不着了。

  

  这次没听见什么哭笑声,就是单纯的睡不着,心就跟长草了似的,还总觉得走廊有声音。我迷迷糊糊的坐起来,然后一点点走向门口,耳朵贴在门上,可半天又听不到什么声音。

  

  “嘶……难不成我真的魔症了?因为我这个特殊的能力,导致我自己精神方面出了什么问题?不能吧,要不回头看看心理医生?”我自我安慰的走到床边,坐下。

  

  就在我坐下的那一瞬间。

  

  “嘤嘤嘤……”

  

  一阵孩童的哭声又传来了!

  

  他奶奶的,这次绝对没听错!

  

  就在我屋子里,现在是深夜,听着有点毛骨悚然啊!

  

  “哎,哎谁家熊孩子?差不多得了啊,哥们我可是会出窍的!到时候大家都一样,我一七尺男儿没理由打不过你一熊孩子的啊!”

  

  我刚特么说完,哇的一声!一群孩子的哭声不知道从哪就传来了。

  

  当时我就懵逼了。

  

  正所谓双拳难敌四手,猛虎架不住群狼!

  

  “别……别闹啊,数量超过两个,我投降不行么?”我哆哆嗦嗦的往门口靠,感觉自己摸到门把手,我赶紧开门跑出去。

  

  到走廊里,那声音居然还有!

  

  我心这个跳啊,赶紧到楚澜房间门口,使劲儿敲门。

  

  “谁呀……大晚上的……”楚澜迷迷糊糊的喊了一句。

  

  “快开门!小骗子!”

  

  我刚一喊出口,门被瞬间打开了,楚澜拽着我领子就给我拉了进去,然后捂住我的嘴,她萌萌哒大眼睛瞪着我:“你小点声!这么大声喊人家骗子,我们要不要赚钱了!”

  

  “你还想着赚钱?你听见没有,这里真闹鬼!姐们儿!”

  

  楚澜小眉毛一挑:“哈?”

  

  “中国话听不懂?那我说英语,zhe li zhen nao……”

  

  “滚蛋,我能听懂……侄儿,你是做恶梦了吧?别闹啦,鬼你个头呀,鬼在哪呢?要不要我通灵一下游戏,把你精神从躯壳里拉出去一下,找找?”

  

  我赶紧阻止:“别闹,别再给我身体让别的东西占了!”我也是想象力丰富。

  

  接着我开始跟楚澜说我之前听到的声音,鬼哭什么的。

  

  楚澜还是不信,并且跟我到走廊转了一圈。

  

  还别说,之前确实有声音,但跟楚澜一起出来之后,又一点声音都没有了。当时我特别生气,敢情这灵异特效就给我一人服务的是吗?我这进鬼屋了是吗?“好啦,睡吧,侄儿你已经很大了,不能撒娇了哦。”说完,楚澜还拍拍我肩膀,但眼神深处仿佛在看一个变态。

  

  “哎?哎不是,你想多了吧,我不是大半夜用这个理由进你房间啊,大姐,我又不是恋童癖!”

  

  咚!

  

  楚澜小脚丫在我小腿上用力甩了一脚,然后转身回房间。

  

  我只能瘸着腿回房。

  

  心里这个憋屈。

  

  走到门口,开门的时候我又仔细听听,可是真的没声音。

  

  本来我已经打算进去了,就当自己是个神经病幻听了吧。可开门那瞬间,我也是闲的,非往地下室那边瞄一眼……

  

  就那么一眼,我立刻把门关上了。

  

  那边有亮光。

  

  从地下室的那扇门的门缝透出来的很细的一道光!

  

  地下室的门被人打开了,此刻不过是虚掩着,而且里面亮着灯。

  

  我特别好奇,想知道那里面到底是不是个普通的储藏室,也好奇想知道,现在到底谁在里面……纯粹的好奇心而已。

  

  于是我一步步靠近,脚步很轻。

  

  我走到那门口,透过门缝,我闻到了一股怪味儿。

  

  “这什么……有点难闻啊,是里面的东西发霉了吗?”说着,我伸手拉住门把手,然后轻轻将门打开。

  

  开门之后,我看到了一个被暗红色灯光填满的房间,气氛很压抑。这里没有人,我的面前是一个供奉的神台,这小房间里只有这么一个东西。神台上放着一个黑色的坛子,没有封口。坛子前面貌似是贡品,有猪头、烧鸡、牛肉什么的,还有一些孩童的玩具……

  

  “这哪是什么储藏室,这不是……不对,这供奉的是什么?”我好奇走向那坛子。

  

  越是靠近,我之前闻到的那股怪味儿就越浓。

  

  我的心脏跳得也快了起来,终于,我到了那坛子跟前,我往里面看了一眼……一滩红色液体,好像是血水,但那难闻的气味儿太大,我从中分不清楚有没有血腥味儿。

  

  “这是什么?”我看了几秒。

  

  突然,坛子里传来了“咕嘟”一声。

  

  一个起泡,从红色的液体里冒了出来,起泡裂开,那股难闻的味道更浓,就好像是腐烂了很久又混着粪便的肉一样。

  

  “喔……什么,还冒泡?”我恶心的不行,准备离开。

  

  但突然,我发现那泡泡越来越多了。

  

  好像有什么东西要露头……

  

  我就盯着那里看。

  

  “咕嘟”一个白色的东西突然飘了上来,圆圆的。

  

  “这什么……”我仔细看看,但不巧这时那白色的东西一滚,它另一头两个眼孔露了出来!

  

  头盖骨!

  

  这……这是一个头盖骨!

  

  “卧槽你大爷!”我吓了一跳,当时大脑一片空白,连续往后推了不知道的多少步,然后“砰”的撞到了一个人,那人身子冰冷,带着股凉气,而且被我这么一撞没倒,说明他一定不是女人。

  

  这别墅里只有我、楚澜和女主人,那么我现在撞到的是谁?

  

  我赶紧回头。

  

  一双冰冷的眼睛盯着我:“你是谁?”

  

  这是一跟我身高差不多,体形略胖的男人,头发有点稀疏,暗红色的灯光下仍然看得清楚他满眼的红血丝……

  

  “不……你,你谁啊?”

  

  “这是我家,你说我是谁?”男人继续盯着我。

  

  你家?

  

  我反应了一下,穆晓南说钥匙只有他老公有,那这就是这里的男主人程佑?这货不是出差了吗?

  

  “程先生?程佑?”

  

  男人看着我:“对……你是谁?”

  

  “啊,是这样的,你老婆自己在家,身体不舒服,所以我……怎么说着这么别扭。不是,我是说,你太太不舒服,然后我老板带这我到你这里驱邪。”

  

  “驱邪?”程佑愣了一下。

  

  之后我又把睡懵逼的楚澜叫醒,本来还想去卧室叫穆晓南来着,但却被程佑拦住,说他老婆睡了。可是你老婆睡了也要帮我们说明一下情况吧?但也不知道为什么,程佑还是拒绝,最后他是打了个电话给某人,挂断电话之后,才确定了我和楚澜的身份。

  

  他对我们很不友好,但也没有立刻赶我们走,只是对我和楚澜说:“今晚就先留在这,明天离开我家,我家不需要有人装神弄鬼。”

  

  哎?!

  

  装神弄鬼?

  

  谁装神弄鬼啊,好像是你在家里弄了个房间,专门供奉个头盖骨的吧?

  

  话说,那到底是不是个头盖骨?

  

  楚澜这时迷迷糊糊的拉拉我的手:“哎……侄儿……那人谁?”

  

  楚澜有个毛病,睡着了就特别不容易醒,最牛逼的时候,把熟睡的楚澜从床上拉起来,她可以站着睡觉。现在这情况就差不多,根本不知道我俩刚才被人冷言冷语。

  

  “这儿的男主人,哄咱俩走呢。”

  

  “哦……知道了……我先睡了,困死……”说着,楚澜打着哈欠回了客房。

  

  我却真的是睡不着了。

  

  那个坛子,里面的红色液体,还有那块头盖骨……再加上我白天、夜里听到的孩童哭闹声,墙壁上变化的壁画……

  

这房子里,到底特么的有什么问题?

就在我苦思这些东西难以入睡的时候,一阵阵若有若无的脚步声从门外传来。我悄悄下床,耳朵贴在门板上……

果然有脚步,在门外,很轻,反反复复。

听起来好像是从地下室那边走过来,向走廊的另一头,也就是这房子主人的卧室方向走去。可过了一会儿,那个脚步声又走回到地下室。

这个过程一个来回大概十几分钟。

这脚步声是那个男主人的吗?他到底在做什么?

于是,在一次脚步走进地下室方向消失后,我悄悄的打开房门,把门开了一个很小的缝隙,然后静静的看着走廊,等待那个脚步的主人出现。

片刻后,地下室方向又传来了脚步。

一个人,走得很慢,但最终还是来到了我的门前。因为走廊的灯光非常暗,所以几乎分不清楚人脸。但看轮廓,应该是这里的男主人程佑,他端着一只陶瓷器皿,巴掌大小,里面好像装着什么液体,然后慢慢的从我门前走过。

他应该是回了卧室。

但他端着的是什么?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