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灵异  >  装神弄诡  >  第五十四章 偶遇熟人

第五十四章 偶遇熟人

2166 2017-08-10 10:18:24

回到宁南以后,我休息了大概一周才缓过来,不过也多亏了楚澜这家伙,估计是她觉得我救了她的命,这段时间的伙食不是一般的好。

这天刚吃了饭,楚澜坐在电脑前面不知道再鼓捣些什么。

玩不了电脑,我就坐在沙发上玩起了手机,看看最近发生什么好玩的事情没有。

“侄儿!”

就在我看的精彩的时候,楚澜忽然喊了一声。

我看了楚澜一眼:“大姐,你说你能别这么一惊一乍的不,我这好心脏恐怕迟早也得被你吓出心脏病来。”

“切,我要是你的话,就会谢谢你小姑姑我。”

“额……”我放下手机,起身走了过去。

“怎么了?”

楚澜指了指电脑屏幕上面的内容,道:“你看,我这两天一直就等着这个秒杀呢,好在你小姑姑我这手速快,秒杀到了。”

我跟着看向了电脑屏幕。

“天津港-棒子国-岛国,豪华游轮六夜七日游。”

“额,我没太明白。”

说实话我是真不太明白这玩意。

楚澜鄙视的看了看我,解释道:“都说了你这平时不能总宅在家里面,你看,连这简单的东西都搞不明白,这就是咱们坐着游轮出去玩一圈的意思,上次在天桥山庄你表现不错,小姑姑我呢,准备犒劳犒劳你,带你出去见见世面。”

“啊?”

“你说什么?”

我都怀疑自己听错了了,这楚澜要带自己出去玩?

“侄儿,你该不会是上次在天桥山庄搞的耳朵不好用了吧,没事,等的咱们赚了大钱,去给你换一个。”楚澜笑着说道。

“去去去,什么什么啊,你刚才是说,要带我出去玩玩?”

“那是当然了,我花了这么多时间,终于抢到了两折,你说有这么大的便宜,咱们能不占嘛。”说到最后楚澜都快乐开花了。

占点便宜楚澜就这么高兴,看来以后有对付她的办法了,想到这儿,我情不自禁的笑了出来。

“侄儿,别傻笑了,赶紧过来输身份证号,等下时间到了,可就亏了。”

一周后,我们从天津上了游轮。

我拎着东西,跟楚澜到了游轮的商务舱,看着是商务舱,我这心里还激动了一阵,看来这楚澜真是变了性,居然肯出这么大的血,还都定了商务舱。

“好了,侄儿,咱们就住这个房间。”

“咱们?”

“是啊,我抢的是情侣套餐,自然是一个房间,主要最近只有情侣才有优惠……”楚澜答道。

我……

“额……你说我一个大男人,跟你住在一起,影响多不好。”

话虽然这么说,可是我的心里一亿只草泥马奔腾而过,什么挤挤,还不是你睡床我睡沙发,擦!

只不过我是敢怒不敢言,被这身体刚好,又得歇几天了。

“切,小姑姑我一个女孩子都不怕,你怕个卵。”说着楚澜还挥了挥自己的粉拳。

看着楚澜的动作,好像是在暗示我什么,我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这简直了……

这马上要出航,恐怕我就是自己花钱都预定不上经济舱了,这贵的我也住不起,我现在心里唯一祈祷的就是里面床是分开的,那样的话,还能自在一点。

可是事与愿违,进到房间里面,就是一张大床,一个沙发,还有一些简单的东西,恐怕连一般的三星级酒店都不如。

楚澜把包往地上一扔,直接躺在了床上。

“侄儿,我看那个沙发也不小,你晚上就在那儿睡吧。”

我还能有别的选择嘛!只能重重的点了点头。

跟着楚澜在房间里面自拍了很多照片,到了甲板上,让我给她又拍了好多照片发在了朋友圈上,还给好几个闺蜜发了视频。

到了这儿,我算是明白,楚澜这家伙为什么要带自己出来玩了,原来她的闺蜜们之前都分别出去玩过,还特地给她炫耀了下,女人这嫉妒心强,嫉妒心强吧,这楚澜还特别抠,为了省钱,秒了一个情侣套餐,这才带着自己出来。

女人心真是海底针……

“侄儿,别愣着了,咱们赶紧去吃点东西,晚上听说船上还有表演呢。”

就在我们准备要去吃饭的时候,一个胖子忽然站在了楚澜面前。

“小澜?”

楚澜听到有人叫她,也愣了下,看了看胖子,疑惑的说:“你是?”

“小澜,你忘了啊,我是张磊啊。”

“张磊?哦哦,我想起来了,死猪张是你啊,你怎么也来了。”楚澜激动的说。

张磊摸了摸自己的脑袋也有些尴尬。

“那个啥,小澜,你能不能别叫我这个外号了,我现在不是没那么胖了不是。”

楚澜跟着说:“对对,你看看我,那以后就叫你死胖子好了。”

张磊听到楚澜的话,嘴角微微抽动,而我站在一旁,强忍笑意,也不知道胖子此时是什么心情。

“行吧,小澜,你爱怎么叫就怎么叫吧,对了,这位是?”说着张磊看向了我。

“这位是我的侄儿,也是我的徒弟赵御。”

“哦哦,原来是侄……师侄啊,你好,你好。”张磊笑着伸出了手。

“额……师侄?这……”

我是有点迷糊了,这哪来的师侄。

张磊笑着说:“师侄,看来你师傅没跟你说过,是这么回事,我们两个人都在一个师傅那儿学过手艺,我和你师傅是平辈,你自然是我的师侄了。”

“嗯,张哥好。”

这师叔整的就跟那武侠小说里面一样,我怎么也叫不出口,反正看着张磊比我大,索性叫了一句张哥。

张磊也没有介意,接着说:“小澜,师侄,今天遇见可不容易,走,我请你们吃饭。”

“得嘞,侄儿,走着。”

张磊走在前面,我跟楚澜则是跟在后面,我小声问道:“这胖子什么情况啊?”

“这张磊幼儿园的时候,是我的同学,后来他搬走,我们再没见过,两年前,我不是拜了一个玄学老师,没想到这死胖子当天下午也去了,要说备份,我应该还是他的师姐呢。”楚澜答道。

“不是,这玩意还用拜师?”

听着楚澜说还拜了个玄学老师,我这一下来了兴趣,这玩意完全就是胡说八道,难道还有专门交这个的?

“侄儿,你懂什么,玄学这玩意,要是刚混的时候,不说个自己有个老师,人家都觉得你不行。”

这下我明白了,说白了就是好听,一说老师是谁谁谁,就算是顾客没听说过,还以为多高深的大师呢,这样忽悠起来就更得心应手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