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灵异  >  装神弄诡  >  第八章 降头术

第八章 降头术

3142 2017-06-30 10:26:10

  我始终没看清楚,程佑往返地下室,手里端着的器皿里装的到底是什么?

  

  看太久我担心被发现,就趁着他消失在走廊的时候,把门偷偷关好。

  

  可之后我就更睡不着了,在床上翻来覆去,一门心思的想知道那盆里装的究竟是什么。不过我要真想知道,估计只能问程佑本人了。然而看他对我和楚澜的态度,怕是不会说。

  

  第二天一早,我和楚澜也没见到昨天的穆晓南。

  

  在客厅,只遇见了程佑。他当时对我和楚澜说:“现在天亮了,没什么别的事情,就离开这里吧。”

  

  声音很冷淡。

  

  “不好意思,程先生,这次是你太太找我们来这里,所以就算是离开,也要跟我的顾主打个招呼的。”楚澜没打算走。

  

  程佑做在沙发上活动着脖子:“我昨天的话,你们没听懂?我们家里,不需要有人装神弄鬼。”

  

  昨天的事情,我已经对早晨清醒的楚澜讲过,所以她笑笑:“呵呵,装神弄鬼的恐怕不是我们呢,程先生,你那血坛子供奉的东西灵吗?喏,这是我名片,如果需要升官发财,易命改运的话,可以联系我哦。那些东南亚的邪术副作用很大的,我这个安全无毒,你可以考虑下哦。至于程太太,今天见不到就算了,回头我们可以电话联系。”

  

  这神婆无时无刻不放弃打广告的机会。

  

  程佑的动作停住,抬头看着楚澜,两人对视了几秒。程佑突然笑了,不过那笑脸看着真心不舒服,就是那种皮笑肉不笑,笑里藏刀的感觉。

  

  然后,他伸手接过了名片,看了一眼:“没想到你们还怪执着的……那好,名片我收下。”

  

  名片虽然收下了,但还是没有阻止程佑赶我们走。

  

  当时我也觉得挺奇怪的,这都早晨几点了?为什么穆晓南还没起床?就算是在卧室,楚澜和程佑声音也不小,没理由听不见的吧?

  

  怎么不出来说一下?

  

  就算是跟楚澜说一句回头在联系也没毛病吧?

  

  “走吧,楚澜,咱回头可以电话联系,别在人家里赖着,一会儿人家报警了。”我最后还是选择把楚澜劝走。

  

  到大街上,这丫头还不爽呢:“奇怪了,那个叫穆晓南的怎么也不出来拦一下,具体的价格还没提好呢,真是的……” 

  

  “你也觉得怪?”

  

  “废话,我也不是脑残……这都几点了,还不起床?就算没起来,也应该听到我和她老公吵架吧?怎么不出来呢,肯定是有问题的。”楚澜搓着小下巴。

  

  “要不这事儿算了,那屋真有问题,我早上不跟你说了吗?昨晚上,我看到那小屋里供着一血坛子,里面好像还有一头盖骨,特别恶心。”我又跟楚澜提了一句,昨天晚上我见到的画面。

  

  正常小姑娘,这时候估计都觉得恶心可怕了。

  

  但是特么的楚澜果然不正常……

  

  “哎呀,之前就有这个设定啊,穆晓南也说了,她老公很信那些东南亚邪术的。我听你形容的好像有点像,像……”

  

  “像什么?”我瞧着楚澜。

  

  “像你个头呀,专业不对口,我是正宗的模仿茅山术的骗子,又不是学泰国人!”

  

  “你是逼吹不下去了吧?行了,这活儿也算完了,你没事儿我就先回家了。”说着我就跟楚澜告别。

  

  正准备走呢,楚澜那边突然电话响了。

  

  “哎?”楚澜惊讶的喊了一声,然后拽住准备走的我:“穆晓南啊,她给我打电话了?”

  

  “那正好,你问问呗。”

  

  楚澜接通电话,跟穆晓南说了刚刚的事情,穆晓南表示抱歉,说自己一早就出去了,并不在家。当时我又觉得奇怪,穆晓南不是一病人吗?那脸色白的,怎么说走就走?早晨虽然也不是很早了,但起来的时候一直在外面转悠,也没见谁离开啊。

  

  她是几点走的?

  

  当然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继续跟楚澜谈自己中邪,身体虚弱这些事儿。楚澜因为不爽穆晓南她老公,所以就表示穆晓南家的邪物特别难对付,还要从长计议,最重要的是需要加钱……对方倒也大方,直接就答应了。

  

  俩人约好明天在外面见面。

  

  然后我也走不了了,回去跟楚澜排练请仙的事儿。

  

  等第二天见了面,一切按照原计划进行,穆晓南对楚澜更加深信不疑。同时在楚澜的忽悠下,觉得她老公问题越来越大,尤其是秘密供奉的那些东西。楚澜表示,不毁了那供奉邪物,穆晓南的病就别打算好了。

  

  其实楚澜就是报复程佑赶走她那事儿而已。

  

  这丫头从小就记仇……

  

  不过,穆晓南到底怎么对那供奉的坛子,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第二天上午,楚澜就接到了程佑的电话,当时电话里俩人聊的非常不愉快,程佑表示,楚澜继续多管闲事是要付出代价的。

  

  “我跟你说,当时他说话特别嚣张!你小姑姑我这暴脾气,如果不是隔着电话,他现在已经进医院了你知道吗?!”楚澜现在跟我打电话呢,貌似是刚刚挂断了程佑电话,正不爽呢。

  

  “那你没问问他,他老婆到底怎么弄那坛子了?”

  

  “谁知道呢,嘿嘿,没准儿给砸了吧?爽爽哒,但这事儿还没完,回头我还要带着你去最后施法一次,这次一定要见到穆晓南她老公,好好吓吓他!”

  

  还没完?

  

  我觉得这丫头有点贪心的过分了。而且一说到那坛子,我就想起在别墅住的那晚我遇到的奇怪事情。

  

  “哎,你也差不多行了,那坛子要是真的被砸了,你就跟穆晓南说问题已经解决,她答应给你的钱不少,见好就收。”

  

  “哎呀,我知道啦……侄儿我发现你最近很奇怪呐,怎么做事畏首畏脚的,你害怕什么呢?”

  

  “我说了,我觉得那屋子不对劲儿。你有没有想过一种可能,就我最初跟你说的那事儿……”

  

  楚澜在电话那边愣了几秒:“哎?最初……你最初跟我说什么了?”

  

  “我说,咱俩菜逼,别真遇见什么懂降头术的人,再给咱俩团灭。”

  

  “哎呀,就这个?怎么可能呢,你想多了侄儿……哎好了,我这边又进电话了,回头再聊哦,侄儿。”说着,楚澜就挂断了电话。

  

  这神婆一天也够忙的。

  

  不过话说回来,我刚刚还真不是吓唬楚澜。

  

  最近两天我查了查资料,关于养小鬼那些事儿。为什么查这个呢,是因为我觉得那天在别墅小屋里看到的画面,感觉挺像传说中的养小鬼。但有一个问题,我记得电影、小说里养鬼的饿坛子都是封着口的,为什么那天看的坛子,却是打开的?

  

  里面乱七八糟的液体,还有小孩的头盖骨都露在外面。

  

  后来,我还真查出来了。

  

  据说降头术中真的有种极为厉害的养鬼之法,与一般养鬼不同。一般的养鬼之法,会把坛子封口,是为了封锁住一部分小鬼的灵魂,毕竟养鬼的最终目的还是奴役小鬼。但打开坛子养就不一样了,小鬼更自由,法力更强大!

  

  但对宿主的反噬也更厉害,一开始养,宿主的灵魂就与小鬼相容。

  

  二者互相滋养,鬼像人,人也像鬼……

  

  嗯当然,这些都是网上的资料,真假难说。

  

  “可我还是有点担心啊,这楚澜不会给自己惹到什么大麻烦吧?”想着楚澜,整个下午我都没好好上班,等晚上下班的时候,我给她打了个电话。

  

  但是她没接。

  

  我吃过晚饭,看了会儿电视,本打算再给楚澜打个电话问问,刚刚干嘛去了,怎么也不回个电话。

  

  但特别不巧,我睡着了。

  

  这一觉就睡到了后半夜。

  

  我睁开眼是被自己手机震动吵醒的,看了一眼事件,已经是后半夜一点。我拿起手机,看了一下来电号码,本来迷迷糊糊的我,一下子又精神了。

  

  居然是楚澜打来的电话。

  

  “喂?干嘛啊,刚才打你电话不接,现在大半夜你……”

  

  我话还没说完,就听见楚澜那边传来了特别微弱的哭声:“完……完蛋了,侄儿……救命,你小姑姑我完蛋了……”

  

  救命?

  

  完蛋了?

  

  这特么什么对白?

  

  “不是你怎么了,大半夜的哭什么呢?谁欺负你了?”

  

  “闹……闹鬼……就在门外,我不敢出去。”

  

  这事儿新鲜了,白天她不还什么都不怕吗?这怎么大晚上就打电话说闹鬼呢?我好奇,便问道:“你等会儿,你那到底怎么回事儿?你慢慢说,别害怕。”

  

  楚澜就开始给我讲,从今天中午开始的一间奇怪的事情。

  

  那时候她刚刚挂断我电话,是因为来快递了,快递员的电话打进来。女人嘛,听到快递来了就特兴奋,当时做什么事儿呢,都能给放下。然后楚澜就下楼取快递了。但奇怪的是,这快递没写寄件地址,也没说里面是什么。

  

  楚澜签收之后,就拿着一个巴掌大的小包裹上楼。

  

  打开包裹之后,发现那是一只黑色的木头盒子。

  

  楚澜不记得自己买过这个东西,就准备打开看看木头盒子里有什么,可奇怪的是,那盒子根本打不开。楚澜开始担心,开始开脑洞,幻想那盒子里是炸弹什么的,于是准备扔掉。

  

  可就这时,敲门声响起。

  

  楚澜先去开门,结果门外没人。而且,等楚澜回来的时候,之前就被她放在客厅茶几上的木头盒子,居然不见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