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灵异  >  装神弄诡  >  第九章 暴打恶鬼

第九章 暴打恶鬼

3341 2017-11-03 11:05:57

  楚澜收到了一个奇怪的快递,一只黑色的木头盒子。

  

  但那盒子打不开。

  

  楚澜觉得奇怪,就准备扔掉这东西。可这时敲门声却响起,楚澜去开门,回头那木头盒子就不见了。

  

  楚澜当时觉得这事儿有点奇怪。

  

  可那盒子就是怎么找都找不到了,楚澜也忘记了是不是被自己放到了什么地方。之后,又一个老顾客给楚澜打电话,询问关于占卜的一些事情,楚澜就把刚刚的事儿给忘在脑后。接着楚澜被那客人约出去。

  

  因为楚澜跟人家胡吹说深夜占卜比较灵验,所以过了晚上十二点,楚澜才打车回家。

  

  到家以后,楚澜换了身衣服,拿了听可乐,准备通宵打游戏、看电影,可就在她路过客厅茶几的时候,突然又发现了白天的黑色盒子!

  

  楚灵觉得很奇怪,白天明明找不到了,这怎么突然又出现了?

  

  她就过去准备拿那只盒子,结果刚刚碰了一下,楚澜立刻把手又缩了回去。她摸到了粘乎乎的东西,就在那盒子上……楚澜摊开手一看,当时就懵逼了,自己的手上居然占满了暗红色的血液!

  

  而这时,空气中不知从何处传来嘎吱嘎吱的奇怪声音。

  

  楚澜抬头,目光从自己的手,一点点移向茶几上的盒子……

  

  血!

  

  血液从盒子的缝隙开始向外渗透,越来越多,流满了整个茶几!

  

  不管楚澜白天是做什么的,多能吹逼,但毕竟本质上是个妹子。这下彻底吓尿了,当时就尖叫着冲向门口。谁知刚跑过去,她发现自己家的门缝也开始往外渗出血液。惊魂未定的楚澜赶紧转头,冲向卧室……

  

  虽然如果真的出事儿了,跑向卧室基本就是死胡同,但当时的情况,楚澜也没空仔细分析。

  

  可让楚澜没想到的是,打开卧室门那一瞬间,她差点晕过去。

  

  整个房间都是暗红色的,她的卧室已经不是过去的样子,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类似灵堂的地方,不过中间的桌子上供奉的不是死人的照片,而是一个巨大的坛子。说起来,应该是和那天别墅里差不多的地方。

  

  只不过,根据楚澜的叙述,那坛子应该比我看到的大不少,起码那中间能放进去个成人。

  

  楚澜当时就是这么想的。不过马上她就后悔了,因为想什么,来什么……

  

  突然!坛子中的血水里伸出一只手来!一只红色的血淋淋的手抓!它努力的抓住坛子的边缘,一点点向上眼神,还有被人掐着脖子似的嘶吼声,也从那坛子里传来。

  

  楚澜一屁股做到了地上,然后一点点往后退。

  

  虽然很害怕,但眼睛却控制不住,一直盯着那恐怖的画面……

  

  终于,一双血手都伸了出来,紧接着,一个圆滚滚的脑袋也伸了出来,也是血红色的,粘乎乎的,张着嘴巴,对着楚澜的方向不断嘶吼。

  

  楚澜尖叫,爬起来就冲向了卫生间。

  

  没错儿,卫生间……

  

  楚澜家房子也不大,出了卧室、客房之外,也就卫生间了。当时卫生间距离自己卧室比较远,她就本能的选择了那里。然后就是给我打电话。

  

  “我去,不是吧?真的假的?”我都听懵逼了。

  

  “什……什么真的假的呀!我……我都要死掉了,我骗你干嘛……侄儿救命呀,救命……等,等一下。”突然,楚灵的声音停了一下。

  

  那边变得很安静。

  

  安静到我似乎也听到了一阵缓慢,但却不断靠近的脚步声。

  

  然后突然!一阵猛烈的敲门声响起!紧接着就是楚澜的尖叫!

  

  “呜嗷!!”

  

  隔着电话,我也听到了恐怖的嘶吼。

  

  这下我信了。

  

  “喂喂喂!你冷静,别怕,我这去!”

  

  “那……那你快点……你,你最好飞过来!”

  

  我特么满脸黑线,我会飞的吗,大姐?!我特么还真是多才多艺啊……

  

  不过,我突然想到了自己另外一个设定。

  

  “哎,楚澜,你先别乱叫了,你卫生间里有没有什么能做灵异游戏的道具?请仙什么的,随便什么仙都可以,咱俩住的地方,好像在十里之内,我应该能感应到,能过去!”没错,我忘了自己还有一笔仙的身份。

  

  其实我也挺害怕鬼。

  

  真害怕。

  

  可想着不管楚澜,我好像又做不到。

  

  “我……我在这里怎么请呀,什么都没……哎?有的!有的!这里有纸笔,我用厕纸请一下笔仙!侄儿你快点来!”

  

  我特么满脸黑线。

  

  用厕纸……请笔仙?你们家笔仙还真掉价啊!

  

  不过楚澜貌似动作还挺快,刚说完话没几秒,我就听见那边开始念叨请笔仙的台词了,接着我眼前一黑,感觉身子一轻!等我再次睁开眼,就看到了蜷缩卫生间里,脸都哭花了的楚澜。

  

  “侄儿侄儿,你来了嘛,来了快画圈啊,我……我害怕……”

  

  我赶紧过去,抓住楚澜的笔,在厕纸上画了个圈……史上最悲哀笔仙,就是在下。

  

  “侄儿!”然后楚澜就兴奋了。

  

  我抢过笔,在纸上写字:我是你爸爸!行了,老实在这藏着,我看看外面什么情况……

  

  “哦哦哦,我知道了!”楚澜头点的跟小鸡啄米似的,难得她能对我这么听话。

  

  我刚要穿出去,楚澜突然喊道:“哎等等,侄儿你走了吗?你先等等……外面那个,那个是什么东西我也不知道呀,好像真的跟你说的一样,什么邪术,什么,什么鬼……你打得过吗?你……”

  

  卧槽,对啊?这提醒的没错儿。

  

  外面要真是鬼,那我算是什么?我能跟它打吗?打起来的话,我打得过吗?它又能不能看得到我呢?

  

  我有点懵逼啊。

  

  不过这时外面砸门和嘶吼的声音越来越大。

  

  等不了了,先穿过去看看,起码我特么能穿墙,而外面那货貌似进不来……

  

  于是我就真的穿了过去。

  

  当我过去的时候,我才发现了一幕惊人的画面……我去,楚澜整个家的墙壁都染满了红色液体,一个从头红到尾的怪人正在卫生间门口使劲儿踹门呢。偶尔还东张西望一下,眼睛貌似还挺……挺亮啊?

  

  哎?

  

  怎么感觉哪不太对劲儿呢?

  

  我试探性的靠近一步,对着那对儿很亮的大眼睛挥挥手。

  

  一点反应都没有。

  

  哎?

  

  这鬼哥们儿看不到我的吗?

  

  嗯,看来这么试验不够直接呢。

  

  于是,我在他脸上轻轻拍了一下。

  

  大吼的他突然一愣:“嗯?什么玩意儿,谁拍我……”

  

  卧槽!

  

  尼玛你还说人话了?!

  

  等等,这不是就是一光膀子的男人套了一身塑料膜吗?然后剃个秃头,泡一红坛子里钻出来,弄自己一身血对吗?

  

  这不是鬼,这是人啊。

  

  我这时往前走了几步,看到客厅那边,还有一男的拎着一桶涂料,正在那刷墙呢。我过去闻了一下,还别说,挺敬业,那不是涂料,真的是血。

  

  “这特么两桶鸡血也不够啊……哎行了,就刷到这得了。”说着,那人走到门口,开门出去。他一出去,我看门外还有一人,拿着一把灌满血的水枪,对着门缝射呢。当时还射里面出来那人一脸。

  

  “你特么长点眼睛!弄我一脸血……呸!”

  

  “对……对不起,李哥!”拿血枪那还是一结巴。

  

  “走吧,没咱俩事儿了,三哥自己就能搞定那丫头。”

  

  然后俩人就下楼了。

  

  这我就明白了,这特么不是闹鬼,是有人要整楚澜!谁啊?

  

  我想不到,但现在也不是想这玩意儿的时候,我赶紧回屋,那套一身塑料膜的光头还在踹门,一边踹一边吼,特别起劲。我过去直接对着他屁股就是一脚。

  

  “哎呦!谁啊!谁特么的踹我?嗯?人呢?”回头那秃子就懵逼了,他什么都看不到。

  

  站起来之后,他茫然的看着四周,然后开始大喊:“老李!结巴!你俩人呢?”

  

  我这时半截身子穿到卫生间,本来是打算写字告诉楚澜,可我却发现,丫头的耳朵一直贴着门缝,这时候的表情也是很惊讶,还在自己嘀咕:“哎?为什么会有人说话的声音?侄儿吗,不是他的声音啊,难道……”

  

  好吧,自己就懂了。

  

  我再次出去,那秃头还在懵逼。不过估计也注意到,自己的声音貌似被里面的楚澜听到,他可能觉得今天这事儿不能继续了,所以准备要走。

  

  我直接过去给他使了个脚绊儿。

  

  “哎呦!卧槽,什么东西绊我?这……这地上什么都没有啊?卧槽……”他瞪大了眼睛看着地面。

  

  我这时蹲下,一只手轻轻放到他的额头上。

  

  感觉到我手的温度那一刻,光头整张脸彻底白了,白到没有血色的那种。

  

  “我……卧槽!什……什么特么玩意儿!”他大吼着要爬起来。

  

  而这时,卫生间的门终于被里面的楚澜踹开了,小脸儿气得发绿,捏着小拳头就走向光头男:“好啊,装鬼吓唬你姑奶奶是吗?!”

  

  看见楚澜过来了,我赶紧让开。

  

  这个要稍后解释。

  

  光头男现在是吓得够呛,但他害怕刚刚那个摸了他的不知道是什么的家伙,却不怕楚澜,现在还冲着楚澜瞪眼睛:“你他妈滚蛋!离我远点,你家有什么玩意儿,刚才什么玩意儿碰我?”说完,他就要跑。

  

  楚澜已经到光头身边,一把拽住了他。

  

  光头回身,瞪圆了眼睛,一巴掌就要招呼在楚澜的脸上。

  

  可他却没想到,面前这个看似柔弱的小姑娘脚尖轻轻往后一点,他的手直接打空了。光头还来不及惊讶,楚澜刚刚向后点的脚又向前踹在他的小腿上,动作干净利索。光头重心失衡,身子前倾,楚澜皱着眉头咬着牙,用自己的额头重重的顶在光头的鼻子上。

  

  当时光头就鼻孔流血,被楚澜撞倒在地。

  

  这还没完,看光头倒下,楚澜先揉着自己撞的通红的额头,然后跑到客厅抱起茶几,然后把整个茶几重重的砸在光头的身上。

  

  “哗啦”一声!

  

  玻璃碎了一地,光头躺在地上,惨叫连连。

  

  





请输入5到800个字